翟东升-如何看中美领导人之间的首次通话

拜登总统上台之后,跟许多国家的领导人都通了电话,大体的顺序是由近及远,甚至连他一贯视为敌对势力的俄罗斯都通了电话,最后终于赶在大年三十跟中国最高领导人通了电话。

此前两国外交系统的领导人之间已经通了电话,然后向各自国内的媒体通报了对话的内容。有朋友对比了中美媒体的报道文本,他的概括是:“一次通话,各自表述”,“两国的读者们看了自己的媒体,都会觉得对方是个受虐狂,在电话那头被我方好好地训了一顿,挨完了训还点头哈腰做表态”。由此,他对未来四年的中美关系感到有点担忧。他问我什么看法。

我的看法比他远为乐观。

首先,外交从来都是内政的延续。当前,美国国内由于种种原因而处于高度分裂的状态,对华的羡慕妒忌恨叠加被对手超越和支配的恐惧,是少数几个能为其左右上下各个群体所共享的情绪之一,美国新任领导班子需要对这种国内情绪有所交代。白宫向媒体吹风透露:拜登总统的对华政策将是务实(practical)、坚定( hard-headed)、清醒(clear-eyed)的。在我看来,这就对了,因为以拜登总统所具备的丰富政治经验和完整知识结构,不难看出来什么样的中美关系符合美国的整体长期利益。一位理性而务实的美国决策者最终一定会融合对华竞争与合作的两手,而不是像前任那样,因屈服于自己和网络拥趸的躁狂情绪而在撕裂和对抗的道路上狼奔豕突。

其次,仔细看中美两国领导人的通话时机和时长,很有意思。给人拜年时,气氛总是相对其它时刻要融洽些的。在前任总统的一通狂暴操作令中美互信损失殆尽之后,拜登精心选择了春节前夕的时间点给中方打电话,把拜年和本届总统任期的中美第一次互动结合起来,读者可以自行体会一下他的实际意图。而时长就更有意思了,双方竟然通话长达两个小时,须知领导人即便当面会见通常也就是个把小时而已。中美关系今天这么紧张,假如相互谈不拢,那就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寒暄个十几二十分钟就可以挂了。但是两位居然说了俩小时,考虑到翻译,那也是净聊了一个小时。你通常会跟什么人煲电话粥聊一两个小时?对于这两小时的通话内容,双方目前都还没有向媒体做太多披露,这恰恰是我对未来中美互动乐观的重要理由。

听其言还得观其行,最后咱们再看看他这个月的对华政策举措。调整对孔子学院的政策,明确不许传播“***********”等仇恨言论,大年初一与夫人一起录制给华人的拜年视频,这些都是积极信号。另一方面,他的团队以所谓“中方的不公平的对外经济政策”为由,宣布暂不取消前任对华加征的关税;在事关中国主权内政的多个问题上向中方试压,强调要拉住盟友对华竞争并强化印太四国框架,这些都是他在为自己争取未来四年对华博弈的筹码,毕竟分裂而衰弱的美国手中对华博弈的筹码越来越少了。此外,他在国防部还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对华工作小组,组长是新任助理国防部长,年轻的Ely Ratner。

多说几句这位Ely。有些国内媒体将他译成艾利,但是其实他名叫伊莱。我第一次见到他是九年前,他参加一个二轨代表团来北京,其中一个活动是跟我们中方的中青年学者对话。我的同事王义桅教授发言时提到了中美日三角关系,说鸠山由纪夫前首相试图脱离美国轨道,拉着中国一起搞“亚洲新道路”,结果这条路被美国搅黄了。伊莱这哥们脾气有点爆,当时站起来跟王教授争吵起来了,场面一度有点尴尬,我们几个忙着劝架。最后是美方代表团中的一位站出来向伊莱解释了几句,这位刚从美国驻日本使馆结束任期的前外交官委婉地承认王教授说得不无道理之后,坐我邻座的伊莱才作罢。后来在华盛顿的智库拜访活动中我也见过他两次,我记得有中方同事问他对钓鱼岛问题的态度,他一口气说了五点,最后一条是威胁说某些事态下美方一定会出兵干涉。但是这么一位典型的“少壮鹰派”,在半年前的媒体上讲,中美竞争的关键不在中国,而是美国自己出了问题。不知道这种向理性转变的背后,是因为他人到中年变成熟了还是说有别的什么因素。

总之,我对中美关系是比较乐观的,我相信负责任的大国领袖最终能给世界带来和平与繁荣。当然,两个大国之间的互信重建是不容易的,美国内部的反华反共势力仍然随时准备卷土重来,。如何在相互敌视和怀疑氛围中构建出合作?罗伯特·埃克斯罗德教授的进化博弈研究为我们提供了不少理论启示。在2月24日的“政经启翟(Di)”节目中,我会专门讲讲相关研究及其启示。

作者:翟东升老师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9800502
出处: bilibili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灿荣粉丝网 » 翟东升-如何看中美领导人之间的首次通话

赞 (196)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