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东升-美国民粹力量在资本市场的造反

​​

这两张图分别是1月25日以来Gamestop公司的股价走势(15分钟线)和北京时间昨天夜里美盘的股价巨幅波动。我睡觉前看了十几分钟,恰好看到了该股冲高480左右然后迅速被抛售至410的转折时刻。今天早上醒来,已经跌到了190了,据说是华尔街多家机构使了很多阴招,逼得部分散户卖出。但问题是,昨天晚上的成交量并不很大,换言之,多数散户并没有缴械投降。

Gamestop这家公司是电脑游戏时代的产物,它是一家游戏的零售企业而不是生产企业。如今这个时代,年轻人玩游戏都是互联网游戏,即便是单机游戏也可以很方便地从网上下载,因此这样一家公司的存在价值已经出现了问题。公司欠了10亿美元的债,年息10%左右。华尔街投资机构普遍认为该公司违约或者破产的概率在六成以上,因此有很多对冲基金在实施“多空对冲”策略的时候,会把这家公司纳入到做空名单上。

这里要向非金融专业的读者简单介绍一下“多空对冲long-short strategy”。所谓“多long”,就是买入并持有,或者说看好这个资产的前景。所谓“空short”,就是不看好某个资产的前景因而卖出。如果我手中并没有这个公司的股票,但我想要赌它会下跌,那么就从金融市场上借入该股票然后卖掉,将来想要结束这个交易的时候,从市场上买回股票还掉它并为这段时间的股票借贷而支付利息。另外一种做空方式是通过期权交易来做空这个股票。

普通人的心理是,一听说有人做空股票就会本能地赋予一种道德评价,似乎做空某个资产就是一种破坏性的恶性行为。这种流行观念在世界各地都存在,美国民众中也不例外。其实多数情况下,对冲基金并不持有巨额的裸空头头寸,而是在做多一些股票的同时也做空一些股票,从而让市场的整体波动风险对冲掉。假如某位对冲基金经理无法判断下个月或者明年股市整体会走牛市还是熊市,但是他通过调研,认为自己对某些企业的前景很有把握:ABCD公司将会越来越好,至少比目前金融市场所认为的前景要好;而EF公司将会出问题,比目前金融市场所认为的更差。假如这个基金经理对这些企业和相关股票的判断是正确的,无论市场整体上涨跌还是盘整,他都会挣到钱。人们在谴责华尔街做空Gamestop等股票时,往往忘了一个重要事实,那就是这些空仓多数是与其他股票上的多仓相互对冲着的。

问题又来了,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地搞对冲呢?为什么不直接全部买入并持有那些好公司的股票然后获利呢?华尔街提供的答案是:一,好公司在熊市中也很可能会持续下跌,而通过对冲交易,无论牛熊市基金公司都能挣钱。二,通过对冲和多元配置,大盘的风险很大程度上被滤除了,因而基金经理就敢于加很多倍杠杆,用一亿元的本金撬动十亿乃至更多的资金去投资。三,通过做空那些差的公司和标的资产,有利于加速金融市场优胜劣汰的进程,提升金融市场为风险定价的功能。

问题在于,当多家基金公司同时在放空某个股票时候,就出现了空头规模过大过于集中,有时会超过总流通股数的有趣现象(因为既有融券又有期权),对于放空者而言,这个拥挤的交易就变得非常危险,因为一旦被人“逼空”或者说“轧空”,那就是非常悲惨的局面。毕竟,股票跌得再厉害,也只能跌到0,但是一旦被逼空,只要多头集体不松手,不让空头平仓,价格可以飙到天上去,上不封顶。在金融市场监管不完善的时代,那些搞金融操纵的大鳄们,如果谁曾经策划成功一次逼空打爆对手,那仅此一条就能确立自己人生的传奇地位。金融监管逐步完善之后,策划逼空某个品种的法律空间就很小了,因为你一家或者少数几家串通之后搞逼空,对方可以告你市场操纵。

回到这次Gamestop游戏驿站、高斯电子、AMC院线等股票被逼空爆炒的这个事情上来。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闹剧,是因为有以下几个因素。

一、民粹势力在政治上受挫之后,他们的愤怒转移到资本市场上来。参与Gamestop和相关股票炒作的群体,如果做一个身份识别,应该与以下两个群体高度重合:特朗普的支持者和桑德斯的支持者。前者以右翼中老年白人为主,后者以左翼多种族年轻人为主。2020年的总统大选中,桑德斯在春季被民主党内精英边缘化掉了,黑命贵运动中有不少他的支持者上街,而到了冬季特朗普输掉大选之后,右翼中老年白人群体是1月6日国会暴动的主力军。这两个群体在街上势同水火,但是在互联网上他们能找到共同的敌人:建制派精英和他们背后的金主,也就是华尔基金融资本和硅谷科技资本。Gamestop是互联网科技和华尔街资本的双重受害者,他的游戏卡零售业务受到互联网的伤害,他的股票被华尔街对冲基金做空。民粹势力通过互联网获得了联络动员和组织的渠道,于是一呼百应,如愤怒的黄蜂对少数强敌发动自杀式袭击。这次果然是富贵险中求,干成了一票大的。当然,最后能全身而退挣到钱的散户也许不很多,但是至少出了一口恶气。如果说政治民粹有特朗普和桑德斯这样的精神领袖来领导的话,那么资本市场民粹也有精神领袖,那就是斯里兰卡裔的新晋富豪Chamath Palihapitiya出来在媒体上煽动大众,为散户民粹辩护。

二、法律和监管的缺位

特朗普和拜登新旧政府权力交接过程中,监管缺位,美国证监会侯任主席Gary Gensler的提名尚未在国会通过,管理层青黄不接,没有人拍板做出重大决策。利用互联网呼吁网络聊天室里的不特定对象共同行动实施逼空行为,这算不算违法违规,可能有待律师和立法机构辩论的新生事物。因此,有几位草莽英雄靠这次网络民粹集体行动逼空多家著名对冲基金而获得暴利,但是最后是否能够免于华尔街机构实施的法律报复,还有待观察。毕竟,美国是一个律师治国的地方,华尔街养了那么多律师,也养了那么多立法者,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三、大流疫背景之下特殊的货币财政政策也有贡献

正如我在多次“政经启翟(di)”节目中指出的那样,去年三月份以来,美国应对新冠大流疫的经济政策非常简单,就是扩张央行资产负债表为激进财政政策买单,说得通俗点就是印了钱发给企业和家庭。于是美国社会虽然有一大批失业或者准失业群体,但是大家手头的钱却比以前还多了。有的人甚至跟老板说,你最好先别开工,开工了我拿到的钱反而少了。不管是失业了还是在家办公,许多人其实窝在家里炒股票上网,小日子过得不错。他们的钱不多,但是在券商那里可以轻易获得保证金交易。这跟中国资本市场很不一样。流动性过于宽松的背景下,如果市场上非专业玩家多,那么股票投机活动就主要不看基本面,而是看胆子和情绪。美国散户的逻辑是,比特币没有啥实际价值却可以反复炒到几万美元一枚,凭什么一家实体连锁店的股票就不能值五百美元?

四、华尔街大投行出了内鬼

单凭散户们的情绪是无法打爆对冲基金群体的。我猜想有些主流金融机构的内部人士也匿名混迹在那个聊天室里,并向某些意见领袖私下提供了关键信息。没有这些内鬼,他们是无法精准掌握各家对冲基金的仓位分布的。缺乏这些信息,Gamestop上的逼空无法蔓延到别的品种上去。将来一定会有人挖出来哪些机构出了内鬼。

那么,谁能从此事中获利呢?

目前来看,美国的这几家逼空公司的大股东和管理层应该是这次事件的赢家。万达控股的电影院公司的高管们据说及时卖出了一些股票。万达当年高价买的公司,入手之后持续下跌,如今搭了顺风车,数日内最低价和最高价之间波动达十倍,可谓意外的惊喜。如果能在高位出手一些股权,对于债务缠身的大股东而言不无小补。Gamestop游戏驿站的高管手中持股已经涨到了十亿美元以上。有趣的是,该公司负债达到10亿美元,利率高达10%,前些日子也注册了新股增发的预案。借助这次逼空事件,如果及时发行新股,以当前的200至300美元的价格发行,只需要发行500万股就可以彻底还清高利贷(考虑到美元国债的基准利率,10%的年息可谓高利贷)。如果多发行一些,那就可以手中持有一大笔现金去投资搞点互联网转型,那就真的能论证自己的股票值得300美元一股了,毕竟零利率时代互联网不需要盈利,只需要讲故事就行了。资本市场历来是一个预言能自我实现的奇迹之地。

昨天夜里的交易中出现了一系列看起来很不公平的做法。比如券商禁止散户继续做多这几只逼空股,只能卖出不能买入。散户聚集的相关网站也被临时关闭了一段时间。这当然是几条被吊住的大鳄鱼在临死挣扎,今天许多国内媒体和金融业人士批评华尔街不要脸、出阴招。但是我们作为地球另一面旁观者,不能陷入到美国民粹的情绪中去,不能满足于道德批判,而是要尽可能保持中立客观地从中学习一些东西,只有这样,将来我们的子弟跟华尔街那帮人在全球金融市场上斗争的时候,才能够做到知己知彼。南希佩洛西等人今天已经表态:将来会系统地调查此“有趣事态”。将来调查时,我猜想那些券商是可以引用法律法规自我开脱的。这几个股票的价格暴涨远远脱离了基本面,而正如上文所说,美国券商是可以有保证金交易的,但是基本面只值几块钱的股票,却被炒到了400多,那么券商当然有权停止这些股票的保证金交易以控制风险。而且,2008年之后,金融市场的规范有所提升,资本充足率的要求不仅针对银行业也针对券商。券商的资本充足率是考虑所持股票的波动性的,而这几个逼空股的波动性这几天的确是太大了,对券商的资本充足率提出了要求。当然,这些都是他们的借口。毕竟,绝大部分券商几乎同时限制这类股票交易,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背后有人串通好了打压散户们的造反。

今天1月29日,据说大约有138万份期权到期,这将给空头巨大的平仓压力。所以,今天可能又是戏剧性的一天。如果昨天华尔街对冲基金和券商们已经通过打压散户吸收到足够的筹码,那么今晚的交易时段能够平安度过,美国股市可能还会持续一段牛市。如果今天出问题,逼空股继续暴涨,那么将有一批著名的对冲基金清盘破产,引发更大面上的连锁去杠杆过程,从而导致牛市告一段落。如果出问题,那就是类似当年“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破产那样的中小型危机,拜登政府管理金融市场的能力将受到考验。

当然,有耶伦这样的经济金融老手做财长,一般来讲问题不大。但是不同于以往的是,过去四十年里,凡是美国资本市场出问题,美国政客们都会站在华尔街的立场上,美其名曰“维护美国资本主义体系的稳定”。但是这一次,左右两端的政客们多数都在批判华尔街,都在讨好民粹势力,毕竟过去四年特朗普和桑德斯的号召力都已经教育了他们:只有密切联系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才能在动荡的政治生态中保有立身之地。显然,这跟过去三四十年来的美国政治经济生态是大不一样的。中国的互联网上,许多人相信美国的资本家或者华尔街可以操控一切内政外交,这句话放在2008年以前的三十年里也许有一定道理,但是如今却未必了。这次的逼空事件的最终演进将是一个试金石。

世事无常啊。

 

原文链接: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59884268657083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灿荣粉丝网 » 翟东升-美国民粹力量在资本市场的造反

赞 (4)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