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中国一定要拼一拼,抓住这次机遇

【文/ 金灿荣】

百年未有大变局,中国能为世界做什么?

习主席多次指出,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是对当前国际形势的一个重大和科学的概括。近年来,世界出现了很多预想不到的事:英国“脱欧”,美国不断“退群”、极右翼势力崛起等。我们现在经常能听到的一句话是:唯一确定的就是不确定。

这种不确定性体现在很多方面:

在国际贸易领域,曾极力推动自由贸易的美国,现在同很多国家,包括自己的盟友打起了贸易战;

在观念领域,极端主义思潮不断扩展,民粹主义、种族主义等思潮日益活跃,变得更加公开化,影响力越来越大;

在社会层面,不少国家的国内矛盾日益尖锐,一点小事都可能引发一次大的骚乱,智利、玻利维亚、委内瑞拉、土耳其、印度尼西亚都发生过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和骚乱,法国的“黄马甲运动”至今也没有停息,美国国内两党之间的矛盾也非常深;

在国际层面,各种冲突不断加剧,以前的许多国际公约、国际准则好像失效或者被无视了,一些国家倾向于通过使用武力和威慑来解决问题,国际形势失序程度总体上比冷战结束以后的多数时间都要严重。

金灿荣:中国一定要拼一拼,抓住这次机遇

特朗普支持者占领国会山 图自路透

这种不确定性背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是市场化、全球化、信息化等发展到一定阶段后负面作用的集中体现。

市场化会提高效率,带来财富的增长,但也内在地蕴含着贫富分化的风险。贫富分化积累到一定程度会导致相当多的人成为市场经济中的失败者或者“被剥夺者”,从而导致民粹主义的不断发展。

全球化理论上可以让劳动力、资本、技术三要素在全球范围内流动,通过合理的配置来提高生产效率,增进人类的福祉。但这三要素在全球化当中的收益是不均衡的,各国在全球化进程中的收益也不均衡,有的国家不仅没有从中受益,反而还有些后退。即使是在一个国家内部,对待全球化的态度也会产生分裂。

信息化虽然带给人们很多便利,但网络上的信息很多是碎片化、浅层次的,而且在海量的网络信息面前,如果你的信息很平淡,注定就不会有太多的点击量。所以很多点击量很高、流量很大的信息,往往是极端的、离奇的东西。另外,在网络上,人们检索的信息、看到的信息,几乎都是自己需要和“偏爱”的信息,在这个过程中,人们的观点或者偏见就会不断被强化,凝聚共识也就面临越来越多的困难。

科技的迅猛发展,给人类的社会生活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也带来极大的冲击。比如掌握大数据和不掌握大数据的人差距是巨大的,造成了所谓的“数据鸿沟”。以后,掌握很多大数据的人,在竞争中就会占有“天然优势”,就像“赢在起跑线”一样,会造成新的不平等。

对于这些现象及其背后的原因,人们有各种各样的解释,有意识形态领域的左右之争,也有后现代与前现代的分野。习主席提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重要论断,则超越了意识形态的分歧,引发当今世界越来越多的共鸣。就个人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内涵,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新格局。过去几百年的国际格局,基本上都是西方力量独大,西方国家长时间主导着国际格局的演变。但是,随着新兴国家的群体性崛起,国际社会正在进入一个新的格局,原有的西方主导的格局正在被东西方相对平衡的格局所取代。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二十国集团(G20)逐步取代七国集团(G7),成为全球经济治理和国际经济合作最重要的平台。

二是新模式。之前成功的现代化发展模式:“荷兰模式”、“英美模式”、“德国模式”、“瑞典模式”虽然各不相同,但总体上都是西方模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西方化好像成了现代化的代名词。然而,欧美发达国家用了将近300年才使10亿左右人口进入工业社会,中国用远少于欧美国家的时间就将近14亿中国人带入工业社会,创造了人类发展史上的传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提供了一个新型社会制度的发展模式,为人类社会贡献了一种崭新的选择。西方人常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其实通往现代化的道路也不止一条,中国方案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而言,是现代化之路的全新选择。事实上,现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同中国的合作,除了经济上的内容,也越来越重视治国理政经验的交流。

三是新工业革命。人类近现代史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工业化,而工业革命则是西方进步的集中体现。所谓的思想革命、科学革命,最终要落到工业革命上才能带来社会的进步、生产力的提高。人类历史上过去的三次工业革命基本上全是西方垄断的,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起了最为完整的工业门类,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国,拥有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体系最完整、学习能力最强的制造业。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的研究,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推动技术包括无人交通工具、3D打印、高级机器人、新材料、物联网与基因工程等。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大框架下,各种技术彼此交融、相互促进,将为人类社会带来新的增长动能和发展路径。与此同时,这次工业革命极有可能将过去的产业结构和产业布局打乱重组,因此各国争夺高科技革命制高点的竞争将异常激烈。这次工业革命是西方不可能垄断的,也是中国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必须抓住的历史性机遇。

四是新的全球问题。在传统的恐怖主义、海上安全、难民等问题的基础上,近年来,网络安全、虚拟经济、气候变化、超级资本、科技陷阱等全球问题也越来越凸显。像气候变化问题:人类社会70%的GDP分布在沿海地区,如果应对不好,海平面不断上升,就很危险。面对这么多全球问题,谁应对得好,谁在未来就拥有更多的话语权、更高的国际声望。

金灿荣:中国一定要拼一拼,抓住这次机遇

2020年10月12日,在“摆脱贫困与政党的责任国际理论研讨会”上,埃及驻华大使穆罕默德·巴德里表示,学习中国经验是非常有益的(图源:央视网)

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有四大优势

从“四个新”的角度:新格局、新模式、新工业革命和新全球问题,可以把握“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论断的基本含义。而把握这个论断,就能比较到位地把握世界局势。

一是新格局,世界格局已经由西方主导逐步转变为东西方平衡。最近几十年,世界一直在变化。其中的一个表现是,西方国家开始衰老,主导力下降,与此同时,以中国为代表的非西方力量开始崛起。一百多年来,中国取得了快速的进步。其间,我们认真学习了西方的优秀经验和制度安排。一百年前,五四先贤就提倡科学和民主;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学习先进经验,发展市场经济,逐步具备了强大的市场竞争力;此外,我们还建立起社会主义法治。中国开始逐步崛起了。

二是新模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打破了西方模式一统天下的局面。近代史是一个人类从前现代走向现代的过程,这个过程就叫现代化。过去成功的现代化案例和经验基本上是西方的,因此成功的现代化模式一般认为都是西方模式。但是近些年国际理论界已经看到,中国的现代化初步成功,而发展模式却和西方模式,包括“英美模式”、“德国模式”、“荷兰模式”、“瑞典模式”等都不一样,具有自己的特点。西方开始承认,现代化并不是只有一条路径和一个模式。西方模式一统天下的局面已经被打破。

三是新工业革命,它可能从根本上改变过去西方在生产力方面遥遥领先的局面。我认为近代史上西方最重要的进步是工业革命,工业化是人类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的进程,其关键点就是工业革命。过去的三次工业革命全是西方引领的,其结果是西方的生产力领先,产业和技术先进。然而,在过去的三次工业革命中,中国没有完整地抓住一次机会。第一次工业革命在西方如火如荼地进行时,我们处于乾隆王朝时期,实行“闭关锁国”政策;第二次工业革命清朝开展洋务运动试图跟上,但是最终失败;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前半段,中国实际上也没有参与,但所幸在计算机革命的网络化阶段抓住了机遇。在未来的“5G+物联网”阶段,中国还有领先的势头,这也是现在美国打压中国的一个原因。

四是新全球化,这将导致人类的相互依存性不断加强。全球化给予我们诸多便利,但也带来许多问题,例如网络管理问题,虚拟经济发展速度远远快于实体经济,导致虚拟经济太膨胀。此外,全球化还产生了超级资本。有学者统计,在2018年,如果把跨国公司和国家一起按生产总值排名,前30名里有17个跨国公司,只有13个国家。因此,在全球化下,对超级资本的规范和制约成为一个重要问题。另外,随着人群的密集,疾病传播的速度将更快、影响更大。总之,伴随全球化进程,全球问题正在不断增加,对全球问题加以治理十分必要。与此同时,这些全球问题也成为了世界大变局的重要推动力。

而大变局下中国有何竞争优势?

一是中国政治稳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明朗。包括欧洲国家在内的许多国家存在政治稳定方面的问题。例如,现在欧洲左右翼分化严重,难民也引发了严重的问题。而中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70年摸索,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此基础上,我们有信心保持政治稳定。

二是中国经济还将保持10到20年的中速增长。中国经济两位数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但中国经济增长率不至于像欧美日等国家,降到1%-2%。中国经济还将在接下来的20年里保持每年5%-6%的增长速率。这主要得益于中国经济有三个西方没有的优势:后发优势、人口红利以及工程师红利。

三是中国的科技和军事实力进入世界第二梯队,并将经历大爆发。现代国家的核心力量是科技与军事。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科技水平决定产业水平,决定竞争力。经过70年发展,中国的科技进入了世界第二梯队,并且未来十年,中国科技还将经历大爆发。

四是中国拥有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制造业,而且体系完整,创新能力强。一个国家的工业能力决定国家的地位和命运。中华人民共和国最伟大的成就是让国家实现了工业化,掌握了现代制造业,从而让中国可以自信地立于现代民族之林。中国的制造业规模很大,2010年制造业总产值超过美国,这是美国以前的对手都没有过的。美国自1894年成为世界第一工业强国以后,曾面临五个“老二”:英国、德国、苏联、日本和欧盟,这五个对手的制造业和发电量都没有赶上美国。中国是唯一的例外。

总之,在变动的时代里充满风险,也充满机遇。机遇是给有准备的国家的。对于中国而言,变动的时代有挑战,但更有机遇,并且最大的机遇大概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

中国人从我们自己的前途、世界的前途出发,一定要拼一拼,抓住第四次工业革命这个机遇。从各种条件看,中国的机会很大。如果在未来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中,中国能够脱颖而出成为领先者,其必然的结果是这几百年来世界生产力布局的深刻变化。

《大国远见》2021年1月第一版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金灿荣:中国一定要拼一拼,抓住这次机遇

原文链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灿荣粉丝网 » 金灿荣:中国一定要拼一拼,抓住这次机遇

赞 (23)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