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金灿荣:特朗普的要求——忠诚,绝对忠诚!

2018年12月22日 文章文档 暂无评论

司法部长塞申斯走了,白宫幕僚长凯利走了……

现在,国防部长马蒂斯也走了。

虽然有点孤家寡人的寂寞,但这大概也是特朗普主动寻求的结果。正如他此前不断在追问:彭斯可还忠诚?对于特朗普来说,言听计从才是他想要的。

而马蒂斯,显然不符合这样的要求,不然也不会在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撤军的第二天就递交了辞职信。

号称“疯狗”的马蒂斯也疯不过特朗普?他的离职,会给美国政坛带来哪些动荡?随着极端派占据上风,特朗普会不会更加为所欲为,又会把美国带向何方?观察者网专访美国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解读美国政局。

当地时间2018年10月25日,特朗普和马蒂斯在白宫出席招待会。@视觉中国

【采访/观察者网 小婷】

观察者网:马蒂斯号称是“疯狗”、“理性的战争狂人”,被认为是一个强硬派人士,您怎么评价马蒂斯这个人?

金灿荣:马蒂斯在军界威信比较高,个人意志也很坚定。他出任国防部长,其实对特朗普当局和军队保持良好关系起到很好的作用,对特朗普顺利执政是有帮助的。但是因为他自己很有影响,也有自己的主见,所以很多时候他讲话跟特朗普的调子又不太一样。

过去一年多一直有传闻马蒂斯要走,已经议论好几个月了,只不过现在我们看到了一个比较正式的消息,明年2月他要走了。应该说他个人作为军人,应该是很优秀的,在中央司令部担任司令,管理才能也不错。

所以我认为对特朗普作为一个政治外行顺利接班,让军队能够接受他,马蒂斯在客观上是有作用的。但是恰恰因为他威信很高,然后自己也很有主见,跟特朗普这个团队自然就很难合群,他离开是早晚的事儿。

观察者网:马蒂斯辞职前一天,特朗普刚刚宣布美国将从叙利亚撤军,他也表示不赞同特朗普的这个决定。你认为马蒂斯和特朗普的分歧在哪里?

金灿荣:从叙利亚撤军意味着美国放弃库尔德人,对美国的信誉有损。马蒂斯认为从叙利亚撤军是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另外也是对盟友的不尊重。马蒂斯在辞职信中也表示了这个意思,就是在与盟友关系上,他跟总统的看法不太一致,特朗普不太尊重盟友,但马蒂斯是很尊敬的。

叙利亚撤军的事情,从军方角度来讲,是很难接受的,抵制是必然的。现在撤军等于美国放弃了叙利亚未来的主导权,而且是交给了他们一直的对手土耳其和俄罗斯。其实美国在叙利亚这几年下的功夫不少,组织国际联盟,自己也出了一点兵,打击ISIS实际上是为了保持它在中东的控制力,而且如果没有普京干预,美国可能就成功了。现在美国放手,其实意味着在叙利亚与俄罗斯的博弈上认输了,这让美国军方很有挫折感。美国军方是很傲慢的,现在至少在叙利亚这个点,他是输给俄罗斯了。

观察者网:冒着抛弃盟友、国内反对的压力,特朗普为什么还执意要从叙利亚撤军?

金灿荣:特朗普想收缩战线,他更看重的可能是在边界上修墙,不让非法移民过来这件事情,他内心好像对中东看的不是那么重,国际上他认为不是至关重要的利益就放弃了。

所以特朗普的逻辑是,美国国内优先,包括移民问题,他认为都比叙利亚重要。对外关系上则把大国竞争放在前面,其中又把中国放在第一位。在这样的执政思路下,他放弃放弃阿富汗、放弃叙利亚,就比较顺理成章了。

观察者网:特朗普从中东抽身之后,战略重点会不会向东转移?特别是像您说的,会不会聚焦在中国身上?

金灿荣:我觉得他非常想这么做。像乌克兰,特朗普就不想管,中东也不想管,但总得管一个地方,我觉得还是中国和中国周边吧,这是个大趋势。当然这只是他的主观想法,最后能不能实现不太好说,比如如果乌克兰发生大规模流血,或者中东IS又异军突起,可能没办法他又得跑回去。

中国现在就是保持低调,着力发展经济,解决内部问题,这是中国应该做的。在内部问题搞好的基础上,在外交上稳妥布局。对美国不主动挑衅,尽量保持对话。当然美国实在要逼着我们,触及到我们的核心利益,我们也要对抗一下。尽量寻求对话,绝不主动对抗。然后在美国以外,我们尽量多交朋友,扩大朋友圈,多做周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大国的外交工作,对美国以外的其他西方国家,也要多做工作。至于美国内部问题,我们不要发言,因为发言肯定是反效果。

观察者网:马蒂斯辞职会给美国国内政坛带来什么冲击?

金灿荣:前面我讲过,马蒂斯个人威信很高,又有主见,跟特朗普不对付,意味着他离开是早晚的事。特朗普也是过河拆桥,反正他也做两年总统了,军队也接受他了,现在对马蒂斯也没有那么需要了。

另外现在还有一个情况,就是中期选举以后民主党控制了众议院,以后美国内部的政党斗争可能会更激烈。再加上特朗普任命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好像也不太听他的话,所以对特朗普来讲,现在国内政敌有两个,一个是美联储,一个是众议院的民主党。

在党争很厉害、政敌掌握了实权的情况之下,特朗普现在特别需要他的团队保持团结,不太容忍内部有不同声音,觉得谁不够忠诚就让谁走人,也会启用一些极端派。接下来两年,特朗普想要组织一个绝对言听计从的班子,这也是为什么内阁成员不断辞职的原因,现在包括国防部长马蒂斯在内的司法部长塞申斯、内政部长津克、白宫幕僚长凯利,4位高官都陆续离职。

观察者网:从目前来看,以博尔顿和彭斯为代表的极右翼占据上风,如果按照这个趋势,美国的内外政策会不会更加走向极端?

金灿荣:当然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特朗普的班子实际上有很多派系,有极端派,也有温和派。外界当然希望温和派多一点,但从他个人角度来讲,温和派太多了就不听话,班子不团结,这不是他所希望的。所以很多温和派都离开了,这对我们来讲可能会导致一些困难,但也会导致美国内部党争加剧,因为他的阁员都是极端派,也会给特朗普带来新的烦恼。

观察者网:内部斗争会不会进一步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

金灿荣:长期来看是会削弱美国的,因为特朗普太自私了,越来越不像一个一把手领导,但是短期看,可能特朗普还能捞点实惠,大家觉得他脾气挺不好,大概都会让一点步。这种大国领袖,他真的要决心做什么事儿,一般来讲很难阻挡的,但是大国做事反弹会很大,这种反弹会让特朗普清醒。

原文链接:

https://www.guancha.cn/JinCanRong/2018_12_22_484197_s.shtml

标签:

给我留言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