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金灿荣:民进党大败,美国手中的“台湾牌”快烂了| 2018台湾地方选举

2018年11月25日 文章文档 暂无评论

11月25日,2018台湾地方选举结果出炉,除了韩国瑜不出意料地击败民进党陈其迈,当选下届高雄市长外,国民党在全台也取得了2016年大败之后的翻转,拿下“六都”中的“三都”,总共取得全台16个县市长职位,台湾再次出现“蓝绿大变天”。不仅是民进党溃败,曾“风光无限”的柯文哲也仅在台北险胜,但国民党候选人丁守中表示将提出“选举无效诉讼”。

为什么民进党在短短两年之后就尽失民心?这次选举又会给岛内政治和两岸关系带来哪些变化?美国手中的那张“台湾牌”效力还有多大?观察者网在选后第一时间连线美国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带来最新解读。

图片来源:中时

观察者网:不出所料,韩国瑜击败陈其迈拿下高雄,您怎么看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在高雄的胜利?毕竟绿营在高雄执政20年,根基很深。

金灿荣:韩国瑜获胜,首先还是大家对民进党失望,这也是根本原因。国民党其实组织体系还是挺涣散的,韩国瑜基本上靠单打独斗,党内没有给他什么有效的支持,但是韩国瑜还是赢了,说明大家对民进党真的是很失望,民进党自己表现不好是根本原因。另外,韩国瑜本人很草根化,讲话很朴实,不像国民党传统大佬都是精英派,不接地气。他自己又抓住了重点,就是要拼经济,民进党在经济上“执政”不当,是它输的根本,也给了韩国瑜机会。

观察者网:有说法认为,高雄人支持韩国瑜,不是因为支持国民党,而仅仅是无法忍受民进党。这似乎是台湾选举政治的一个规律:选一个不是因为他好,而是因为另一个实在是太烂了,台湾选举政治是不是进入了一个“比烂怪圈”?

金灿荣:年轻人去意识形态化以后,明显站队蓝绿的人数在减少,有民调显示,现在不认同两党、认为自己中立的人群比例比认同蓝绿两个加起来都要高。这是一个新现象,大家不怎么站队了,“看人不看党”好像成为新的潮流。当然对两个党他们都还是有期待,对一家不满,就会想换另外一家试一试。

但台湾民众可能得接受另外一个事实,就是原来台湾经济发展的一些特殊条件可能会渐渐消失,以后他的期待应该低一点。

比如冷战时期,台湾受到美国、日本的特殊照顾,加之那段时间大陆自己也走了一些弯路,还有国民党原来的精英团体搞经济是比较优秀的,使得台湾经济在一段时期内特别突出。

但现在这些外部条件可能都没有了,美日既没有原来那种意愿,也没有能力再来帮助台湾了,它自己本身的人才优势也没有了,更重要的是现在大陆崛起了,所以以后无论谁在台湾“执政”,他们都得接受一个事实:他们记忆当中那种对大陆有明显优势的时代结束了,而且是不可逆转地结束了,必须接受这个新现实。

当然蓝营执政以后也会遇到他们的问题,老百姓期待非常高,所以他们必须拿出真本事来。如果他们承认“九二共识”,愿意跟大陆交往,这当然是好事,但是它又闹不过民进党。选举激情过后回归冷静,就得面对现实,台湾的总体资源条件肯定不如以前,其实也是有风险在里面的。

韩国瑜宣布胜选,图片来源:中时

观察者网:韩国瑜在竞选过程中,也是不强调意识形态,而是立足高雄,只谈经济。这是不是抓住了台湾民众的普遍心态,就大家已经厌倦了蓝绿意识形态划分,真正在意的是这个“候选人”能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台湾政治有没有可能跳出蓝绿划分,转向务实?

金灿荣:这次是个地方选举,所以两岸关系的影响是比较间接的,但不是没有。因为民进党执政这两年多,经济搞不好的一个原因就是两岸关系不好,民进党的很多操作是失常的,阻碍两岸交流,搞什么“新南向政策”效果也并不明显。

受到意识形态束缚后,对岛内的很多政策都是不符合民意的,整人整得很厉害,公开把党产会叫“东厂”,这个就有点法西斯的味道。最终老百姓选择的还是经济,他们感觉到经济不好,想换一换人看看。但是我刚才讲了,经济不好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两岸不好,大大限制了它的政策选择。

就岛内政治来讲,有几个启示:一是年轻人的意识形态开始淡化,悲情一代逐渐失势。第二,现在来看第三党的空间并不大,之前看好的所谓“白色力量”并不明显,未来蓝绿两党还是要争年轻人,谁能把握住年轻人,以后就更有前途。第三,这次选举过后,国民党内传统大佬地位可能会有所下降,因为他们其实帮忙不多,各个地方“候选人”主要还是靠自己。

观察者网:每次“九合一选举”,也被看做是下一届“大选”的风向标。这次“六都”,国民党拿下“三都”,总共拿下16个县市,翻转了2014年的蓝绿对比。2020“大选”国、民两党对决,会不会再次出现蓝绿翻转?

金灿荣:2020“大选”,国、民两党对决会不会再一次出现翻转,这个现在还不是很有把握,因为其实这一次并不是国民党作为在野党赢得选举,而是民进党太烂了。另外这次国民党胜出的是草根性领袖,他们表现比较得力,但党内高层的表现就差强人意,吴敦义还骂陈菊是母猪。所以未来国民党能不能推出一个能获得支持、统合人心的人,现在还是没有把握。

特别是国民党善于内斗,所以好像还不能简单地用今天这个结果来推算2020年“大选”,还要看当时的一些情况,但总体比2014年地方选举和2016年“大选”有信心多了。

观察者网:民进党大败之后,蔡英文辞去党主席,赖清德也请辞。上次出现蓝变绿,用了差不多马英九两个任期,这次绿变蓝,蔡英文才做了不到两年,为什么会这么快就出现翻转?

金灿荣:有很多的原因,一是民进党让两岸关系走僵。我们要求她承认“九二共识”,但到今天为止,她也不承认,用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借口来回避这个问题,两岸就陷入某种僵局状态,而大陆其实是台湾最好的经济依靠,这样蔡英文要发展经济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没有了。

第二,岛内高度政治化,清查国民党党产、搞转型正义、去“中国化”,用意识形态绑架一切。

第三,蔡英文用人好像不太专业,做一些事好像也不是很专业,所以效率很低,而且制造了很尖锐的对立。老百姓原来给她“执政”机会,对她是有所期待的,但因为她的表现确实太糟糕,期待迅速就破灭了,才出现了如此迅速的逆转。

观察者网:就这一次选举结果来说,蓝绿翻转之后,两岸之间接下来的交流会不会冲破目前民进党的政治障碍,有进一步的加强呢?

金灿荣:我觉得民进党现在还是在“掌权”,两岸关系的主导权还在民进党手上,但总体来讲,这次选举结果对两岸关系当然是个好事,我们可以更多地通过蓝营执政的县市去推动两岸交流的。比如高雄,我们肯定会和它加强一些合作。

观察者网:韩国瑜打出的口号就是打造高雄全台首富,未来肯定会拼经济,而且在最后辩论环节,韩也公开承认“九二共识”和一中。这预示着未来高雄和大陆之间会有哪些更进一步的互动?

金灿荣:对,因为习主席讲过好几次,包括在十九大报告里也讲,任何人承认九二共识,我们都愿跟他打交道,现在蓝营执政的县市我估计都会承认,这样我们打交道的政治前提就有了,所以我们这边和蓝营执政县市的交往会多一些,但是因为目前台湾执政的还是民进党,所以这个障碍还没有绕过去。

观察者网:傅高义上月在接受《日经亚洲评论》采访时谈到,台湾问题比中美贸易摩擦更值得忧虑。您之前也提到过很担心美国打台湾牌,目前岛内政治局势变化会如何影响美国的对台策略?

金灿荣:从中美关系角度来讲,原来确实有一个挺大的危险,就是岛内的“急独派”和美国的极右翼相结合,在台湾问题上挑事儿。

应该讲这一次美国还是挺选边站的,美国在台协会主席莫建还跑到高雄去放话,说什么要防止大陆干预选举;今年“美台国防工业会议”,美国人还帮台湾设计他们的“防务方案”,选举期间还在台湾附近搞军演,非常明显地在两党之间选边站。但是看来好像作用不是很大。

现在这个结果出来,我觉得是个好事,意味着美国极右翼通过台湾的“急独派”打台湾牌,导致台湾危机提前爆发的可能性就小很多。因为我前面讲了,美国这次干预的作用不大。

原因也挺复杂的,这次是地方选举,大家特别关注民生,美国做这些动作好像跟民生没什么关系。它对于两岸关系会有一点影响,但要说具体到台湾的劳资关系、大学生薪资,美国好像也无能为力。

其实美国选择在这个地方选举的点来干预就不是特别好,也说明美国现在的政策操作考虑得不是很仔细,现在执行美国对台政策的这一帮人是共和党内比较偏右的一派,而且还不属于美国传统上对两岸关系比较熟的那帮人,所以它的操作有点问题。

现在美国心里有点急,像以前这种选情胶着的时候,它在两党之间不会明显站队,这次是明显站队,但站队时机选得又不对,操作政策的人专业性又有问题。

还有就是因为大陆崛起,大陆和美国力量接近,美国这些控制对台湾的安抚作用肯定也减少了。原来美国如日中天的时候,它使个眼色就能带来震慑,现在别说使眼色,就是摆pose,大家也不理他了。

从我们角度来讲这应该是好事,我刚才讲过,原来有一个危险就是美国的极右翼在我们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之下,就通过挑动台湾的“急独派”打台湾牌。这次结果让“急独派”有点受打击,美国再想通过“急独派”来挑动两岸危机的能力就下降了,就可以让我们更加从容,按照我们的节奏来解决台湾问题。所以就防范美国或者说减少美国打台湾牌的效能方面来说,是有好处的。

但也不能简单地认为美国就不打台湾牌了,我个人还是很担心,我推算明年中美贸易摩擦可能会告一段落,但由于美国现在对我们的战略定位很消极,他就会打别的牌,这其中我还是最担心台湾问题,所以我们应该抓住台湾的政治变局,更好地推进两岸交流,争取台湾人心。同时对国际社会当中的一部分人,特别是美国,还是要严密关注。

观察者网:现在选举结果跟美国预想或者说期待的不同,站边也没站对,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样的政策调整?

金灿荣:坦率讲,像韩国瑜肯定对莫健在高雄的讲话是不高兴的,我估计美国在台协会以后跟蓝营这些地方部门交流会有一些隔阂。但美国脸皮也挺厚的,说不定也会马上去拜访蓝营,因为它也需要继续保持对台影响,马上会跟蓝营联系。但整体来讲,美国对两岸、包括对岛内局势的干预能力看来比以前要降低。

观察者网:在这种情况下,大陆对台战略会不会做出调整?

金灿荣:对大陆来讲,要保持淡定,这是一个很好的窗口,我们可以了解台湾的内部一些变化,包括美国在台湾影响力的一些变化。但我们推进祖国统一的目标不要有任何变化,按照我们的节奏方式稳步推进,软的更软硬的更硬,更加注重实效。原来我们的惠台政策确实被中间人赚走了很多差价,特别是年轻人没感觉。现在我们也意识到这一点,开始想一些办法,大方向肯定是对的,但在技术层面怎么落到实处,可能还要下功夫。方向没错,做细一点,在国际上、军事上、理论上做统一准备,这个一点也不要松懈。



标签:

给我留言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