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金灿荣:中美关系目前存在两大问题

2017年11月20日 文章文档 暂无评论 阅读 2,288 views 次

【观察者网综合】据港媒11月20日报道,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参加第13届东亚合作论坛时,就特朗普的亚洲之行以及目前的中美关系发表看法,金灿荣表示,从美国国内对特朗普亚洲之行的态度可以看出,美国国内高度分化。至于备受关注的特朗普的亚太政策,金灿荣分析了不确定的原因和表示,表示还有待观望。金灿荣认为中美关系存在两大问题,并用一句话——“中美关系现在是好不到哪里去是肯定的,但是坏不到哪里去却未见得”作为总结。

金灿荣从美国媒体对于特朗普此次出访亚洲的报道分析,比如《纽约时报》11月11日针对特朗普在越南岘港的讲话所发表的社论,批评特朗普将领导权拱手相让等,以及美国六个民主党参议员提议起诉特朗普,另外参议院外交委员会正在讨论是否要剥夺特朗普掌握“核按钮”的权利,因为他们觉得特朗普总统太危险。金灿荣表示,目前美国国内高度分化,尤其美国建制派与特朗普的关系非常糟糕。

从中国角度看,金灿荣认为,中国对中美关系现状比较满意,中方认为中美关系没有多大的问题,并且通过10个月的努力可以达到比较稳定的状态。金灿荣表示,中国现在对美国没什么要求,经济发展靠自己,维护安全也靠自己,中国对美国的要求就是不要惹麻烦。

关于特朗普迟迟未确定的亚太政策?金灿荣认为之所以一直没有确定,是有三个原因:一是特朗普的执政重点在美国国内,他的心不在国际,也不在外交。特朗普现在的执政思路与中国领导人邓小平非常相像,讲求“发展就是硬道理”,去意识形态化,不断“退群”减少国际责任。第二个原因是特朗普的外交哲学存在内在矛盾,特朗普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但他又要求大家尊重其全球领导地位,金灿荣认为特朗普的行为方式很小气,一方面他不像个领导,却又要大家尊重,第三个不确定的原因是其人事布局还没有到位,包括助理部长级别的还未到位,导致许多政策无法落实。

金灿荣进一步分析了不确定的表现,美国在欧亚大陆有三个战略重心——欧洲、中东和东亚,到现在排序还不清楚,相比之下,奥巴马是非常清楚的,亚洲第一,中东第二,然后将欧洲交给欧盟来管。而完全不清楚特朗普的排序,现在他在欧洲增兵,中东也在增兵,亚洲也有投入。金灿荣表示能确定的是,特朗普在东亚的两个确定:一是朝核、二是贸易,还有一个确定就是拉拢印度。而未来不确定的是美国到底如何和中国打交道?这是特朗普还未搞清楚的,比如特朗普访华期间在中国发了9条推特,对习近平主席很感谢,可是在越南岘港的讲话,又在批评中国。

金灿荣表示,特朗普现在同样不确定该如何与其盟国打交道,确定的是要盟国多承担责任,多花钱。至于如何给盟国回报,如何开展合作,特朗普也不确定。

金灿荣总结,特朗普的亚太政策还不确定,还在观望,应多观察一段时间。

对于中美关系,金灿荣认为中美关系目前存在两大问题:一是中国在十九大报告中讲的非常有信心,对于中国的信心,美国的态度和回应还不确定金灿荣表示,美国人是有点担心,因为习近平主席谈到“要给人类做出新的贡献”,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为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提供了另外一种道路选择”,美国人担心这就是“模式之争”,而“模式之争”是美苏冷战的关键要素。

二是中国现在不知道如何与分裂的美国打交道,到底特朗普掌握多大的权力,因为特朗普收到建制派的制约,这让中国与美国打交道变得非常困难。

最后,金灿荣总结道,形容过去30年的中美关系,经常用到钱其琛的一句话“中美关系好不到哪里去,也坏不到哪里去。”金灿荣认为现在可能要改一改了,他认为“中美关系现在是好不到哪里去是肯定的,但是坏不到哪里去却未见得。”



给我留言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