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学者热议:特朗普亚洲行 朝核问题前景如何

2017年11月15日 文章文档 暂无评论 阅读 1,039 views 次
讲座现场(中评社 何子扬摄)

中评社北京11月15日电(记者 张爽)“顶尖学者把脉特朗普亚太行”讲座日前在国际关系学院举行,与会学者分析了特朗普亚洲行之后朝核问题的前景,有学者认为,朝鲜不会轻易放弃核武器,但如果朝鲜出现威胁到美国安全的情况,不排除美国会用武力解决问题。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前院长崔立如、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国际发展与全球治理研究所所长楚树龙、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长江学者、教授金灿荣、北京大学中美人文交流研究基地执行副主任王栋、国际关系学院校长助理,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达巍出席本次讲座。

崔立如:朝核问题无法立刻突破 中美要加强沟通

崔立如认为,朝核问题不是立刻就可以突破的,朝鲜现在决议发展核武器,必将不断加强其核能力,不会轻易放弃,这是一个事实。

崔立如说,现在的第一个目标就是降低紧张程度,稳定局势;第二个目标就是如果可能,通过谈判暂停现今朝鲜发展核武器的进程;第三个目标就是实现半岛融合。

崔立如说,作为大国,中国还有维护国际体系的重大责任。中美之间、中韩之间在半岛和平问题上有极大的共识,但是目前找不到一个可以共谈的机会来解决朝鲜发展的问题,这是目前最困难的。“美国是一个会加强制裁的国家,会做任何他能做的事情。而中国对朝鲜来说,无论是两国关系还是朝鲜的民生方面,在一定程度上我们给予了最多的帮助。”

崔立如表示,美国是注重军事实力的国家,比如反导系统就是美国一个重大举动。如果朝鲜出现威胁到美国安全的情况,美国就会出动解决。而中国的方式是尽力排除武力解决的情况。这次意见交换我们很可能找到双方互利的方向合作。

“朝鲜问题很可能会产生由于误判和突发事件危机的情况,危机情况下中美之间如何能避免产生对抗,这是需要双方进行密切交流的。因此特朗普这次出行亚太,在盟国之间协调,促成中美之间对话,实际上就是为了稳住局势,避免意外导致两国对抗,因此不太可能在其他方面有所突破。”

楚树龙:特朗普亚洲行 朝核问题关注度不如预期

楚树龙表示,特朗普没有像预期那样十分关注朝鲜问题。“在他访问之前,美国媒体都预期朝鲜问题将是特朗普亚太行最关注的问题,但到目前为止,实际远不如预期。”

“原因有三点:第一是大的背景影响。”楚树龙说,特朗普亚太行这几天,大概是这一年来最稳定的时间。这是十个月来他的下属努力工作的结果,这几天特朗普既没有乱说话,也没有太出格的动作,推特也很正面积极,这么大的背景下他变得比较稳健。

“第二个原因稍显复杂。在韩国时,他讲解朝鲜的问题其实不是在讲朝核问题,而是批判朝鲜人权问题。我认为这代表美国对朝鲜的敌意。除了朝核问题,另外一个僵局问题对朝鲜也是打击很大。”

“第三,特朗普讲的狠话不多,但是狠劲不少。”楚树龙表示,特朗普说了三点,朝鲜问题一定会解决,一定能解决,必须解决。他在军事方面的决心也没有改变,后天美国三艘动力航母在日本演习,三艘航母集结在一个地带是非常少见的。

楚树龙说,特朗普讲的话不多并不代表美国的决心少,而是他更有预案,更有规划。这个政策相对朝核问题,也有朝鲜方面动作的原因。朝鲜已经连续53天没有进行导弹测试了,这是现今停止活动的最长时间。原先大家以为紧张局限会继续升级,现在形势相对缓和一些。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前院长崔立如(中评社 何子扬摄)

金灿荣:朝鲜核问题不会再拖 或武力解决

金灿荣认为,特朗普之行三站下来我们可以看到,他对经贸问题的关注要比朝核问题更高一些。“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正常的,因为这个问题不敏感,更适合通过技术官僚私下解决。”

金灿荣说,特朗普本次亚洲行并不志在解决问题,而更像是是仪式性的出访。“特朗普的亚洲五站大致分三块,稳定日韩是无论如何都要做的,另一方面,中美关系决定他以后在东亚的存在,所以这次的目的之一就是两个峰会。后面两站的主要目的是安抚东亚地区的盟友,宣告美国仍然是不可撼动的存在。”

金灿荣认为,对美国来说,朝核问题是必须在一两年内做出结论或者向朝鲜妥协的。美朝之间私下也在会谈,但是否成功还是个未知数。以前中美处理这种问题都是互相推诿,但现在到了必须解决的时候。

“中美共识有三点:一是都反对朝鲜使用核武器;第二是都认为这个问题亟待解决;第三是都认为又要施加压力又要解决。”金灿荣表示,朝鲜核武器的情况比想象的严峻,朝鲜的核技术从何处来是个谜,它不符合正常发展的规律,肯定是有外力。美国无法说服韩国和日本达成共识,但也无法继续拖延,也有可能采取武力解决。中国要做好各方面的准备。

王栋:解决中美分歧对朝核问题很重要

王栋认为,中国和美国在朝鲜核问题上的目标是一致的,即坚决反对朝鲜使用核武器。如何解决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分歧是最重要的。

王栋说,朝核问题是现在东北亚地区最敏感、也最具有挑战性的安全问题,特朗普这次在韩国国会的演讲最主要目的是有威慑性。他在演讲中反覆强调不要低估、挑衅美国。

北京大学中美人文交流研究基地执行副主任王栋(中评社 何子扬摄)

“美国对朝核处在一个纠结的状态,由于军事上的制约,无法采用武力解决,也不想做出妥协,就只有通过转移压力的方法,通过对中国施压,迫使中国向朝鲜施压,达到理想的状态。”王栋表示,但这恐怕会落空。美国无法确定朝鲜的核能力进展到什么程度,就通过三个航母的集结等军事上的行动来做好应对准备,发出威慑的信号,一旦朝鲜采取挑衅性的动作,美国会抓住机会动手。

“如果美国主动采取各方面行动,中国立场也非常清楚,实际上我们和美国在这个问题上的目标是一致的,即坚决反对朝鲜使用核武器。”王栋表示,因此,如何解决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分歧是最重要的。这一次中国领导人和特朗普会谈也将再次强调,我们应共同回到外交问题上,军事绝不是解决的方法。所以矛盾焦点的主动权,最后恐怕还是在朝鲜。

达巍:美国或加强核能力 不排除会与朝鲜动武

达巍对朝核问题表示悲观,朝鲜的核导能力已经起步,不会同意美国的要求。“就像一个参加完马拉松比赛的远动员,不会同意再返回起点。”达巍表示,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种是朝鲜达到终点之前双方能够调和,另一种是朝鲜拥有完全的核导能力之后,再和美国会谈。

达巍认为,朝鲜不会跟美国谈这个问题。美国采取军事行动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甚至比另外两种可能性高。

“我认为不管用怎样的速度,朝鲜最终还是会拥有核能力,美国只能思考怎么样和拥有核的国家共同存在的问题。美国会加强对朝鲜的威慑,造成美国拥有更多的核技术,这个前景非常严峻。我暂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是什么,领导人有超高的智慧,我是比较悲观。”

国际关系学院校长助理,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达巍(中评社 何子扬摄)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长江学者、教授金灿荣(中评社 何子扬摄)
国际发展与全球治理研究所所长楚树龙(中评社 何子扬摄)
与会嘉宾合影(中评社 何子扬摄)


标签:

给我留言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