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视频 | 金灿荣:伊朗开启复仇模式,这个代价其实要全美国人来付的!(CCTV《防务新观察》20200108)

2020年01月10日 防务新观察 暂无评论

原视频地址:

http://tv.cctv.com/2020/01/08/VIDE1hBPR0NwJKSDBms2kZA8200108.shtml

 

奶牛快传:

 

https://jcrfans.cowtransfer.com/s/2548933e69f944

 

主持人:欢迎两位专家参与我们今天的节目。那么问题来了,这种极端的选择之后,肯定会带来极端的后果,最极端的后果可能是什么,金先生。

金灿荣:我的直觉就是这个,一定会有严重的后果。不一定两国大战,大打。因为美国财政上打不起,伊朗是根本国力就打不起,我觉得避战的可能性很大,但是一定会有后果。我从一般国际关系研究者的角度看,就是现在实际上要报复美国是三个主体,这里面就有一些不确定。一个就是伊朗政府,肯定得做。因为它不做,坦率讲,它国内交代不了,它位置也没了。所以它必须得做。所以伊朗政府会做。但是这一支力量,我觉得倒问题不是很大。他们还是比较有章法的,有理有据,先到联合国去告你,取得一个合法基础。然后我在国际上寻找同情,然后国内加强团结。当然最新的说法,扎里夫给拒签了,扎里夫说我到联合国开会,它说不许你来
房兵:你不许来告我。
金灿荣:这个也是挺逗的,其实没有意义。扎里夫不去,伊朗也有驻联合国大使,它还是可以告的。这一支力量,就是伊朗政府肯定是个报复主体,但是我相信它的报复是有节制的,不至于引发大战。但是第二支力量有点危险,就是伊朗扶植的,伊朗以外的好多那个力量。比如说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叙利亚政府和叙利亚的什叶派民兵。这跟那个政府略有不同,真主党,哈马斯,叫约旦里面的难民。
房兵:难民,包括也门胡塞。
金灿荣:也门胡塞,巴林的什叶派,它在海外有不少的追随的支持力量。这些力量能力没有伊朗政府强,但是他们也有一定能力,然后这帮兄弟我估计就有点难操控了,它可能下手挺狠的,但是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呢?就是对苏莱马尼将军有那个个人情结的,就是追随者
主持人:纯粹个人的情感上的、信念上的这种追随者。
房兵:很多人视他为一个英雄,不仅仅是伊朗
金灿荣:对,这样就麻烦了,这帮兄弟可能会全球追杀。所以报复一定要知道。它是三个主体,不是一个主体(伊朗政府)。如果光是伊朗政府其实好预测,但是那两个兄弟,你不知道它会干什么,这个是挺吓人的。还有呢就是被打击对象应该是几个,一个是美国本土,一个是美国海外利益还有是美国的盟友。所以潜在的敌手很多,然后你要防御的范围很多。实际上美国下面很难的,很难防的。伊朗政府反正天天说我准备打你,什么时候打我自己决定,这个更慎得慌。
房兵:扔了一只鞋,第二只鞋就不扔。
金灿荣:这个让你睡不好觉,所以后边反正肯定有故事。
主持人:房先生,您的观察。
房兵:其实很多的话已经放得非常狠了,你比如说,我看这两天的新闻,你看新闻不断曝出来,伊朗国家领导人到苏莱马尼家里去慰问的时候,他那个?
主持人:对,那一问一答。
房兵:对,一问一答,他那个女儿就说,这个仇谁来报,这个血仇谁来报,二话不说就回答,我们来报。这是我们全国的仇不是你们一家人的仇,然后回来就公开地悬赏,8千万美元
金灿荣:不是政府,是它那个电视台。

主持人:有美媒曝出来,连五角大楼的高官都对特朗普选择的极端手段感到震惊,请教两位专家,这个消息可信吗,金先生?

金灿荣:过去不可信,今天可信

主持人:房先生。

房兵:如果是真正的话,我就想起了那么一句著名的话,那就是成年人谁能干这事啊

主持人:金先生请继续。

金灿荣:是这样的,就是美国这个体制总体是很成熟的。按道理,不应该下这个臭棋。

主持人:金先生说这是一步臭棋

金灿荣:臭棋,对对,现在碰到一个特朗普先生,美国精英层也傻眼了,他有点混不吝。

房兵:不按照套路出牌。

金灿荣:聪明很聪明的,但是有时候这个聪明,聪明不等于智慧,一万个聪明不等于一个大智慧。他这个小聪明特别多。但是我觉得这个事,从智慧角度来是很蠢的,你看那个民主党是明确出来反对的,对吧,佩洛西已经提个提案要限制特朗普的外交权。然后技术官僚也是很害怕的,就是没想到,他竟然会选一个最糟糕的选择。技术官僚确实原来也是有这种惯例,就给你三个选择,有一个是挺合理的,有两个明显是谬误,按照人的正常逻辑肯定选它。其实它推荐的一个,但是结果来了个家伙,它是非常规。不按常理出牌,结果就选了一个很荒谬的一个东西。

房兵:所以以后不能给他这种方案。

金灿荣:现在比较担心了,因为这个代价其实要全美国人来付。当然美国现在很分裂,特朗普的支持者都是那种白人蓝领工人。他们自嘲就是乡巴佬或者土老帽,或者北京话叫土老帽。我就是土老帽,我骄傲。它是这样一个心态。这帮人倒很有意思,它对老特都是支持的,它觉得很爽。但是精英层都知道这个事真是做砸了,以后代价会很大很大的。

金灿荣:插一句,这个承包商我觉得是有背景的,甚至不排除跟他个人有关系,否则就是说你把我的盟友的油田炸了。我的那个盟友的那个船炸了还有无人机,其实从代价上挺大的嘛。目前为止我们都不知道这个名字,肯定是有背景的。

主持人:有个老问题还是要请教金先生,那他究竟是一时的冲动还是有预谋

金灿荣:应该这么说,他还是有一定的严肃的考虑的。一个呢,就是他大概直觉打一下,手段其实是谋杀,严格讲打一下用了比较褒义,其实就是谋杀。这个呢,我估计对他的支持者还是一个强心剂。这对他明年选举还是有好处的,老特这个人他是这样,他不是像以前那样,要广泛的联系群众争取中间路线,他不是,他就是我这帮兄弟。

房兵:只要把死忠粉给拢住我就行。

金灿荣:其它我不管的。用这个事情调动他的支持者出来投票积极性,帮助他连任这是一点。

主持人:这是他理性考虑过的。

金灿荣:还有一个呢,可以部分地转移那个叫弹劾案的压力。

主持人:当下的这个弹劾。

金灿荣:另外,他觉得怎么说呢。我要立威,谁挑战我,就是你是合法政府的而且跟美国没有宣战嘛。而且他觉得阿拉伯这个地区立威是有效的,所以我估计严肃地考虑也是有的。而且我估计他政府里面有一部分人是引导他往这里走的。利用他这个性格的冲动性,他就做出了一个,从战术上讲不错,战略上讲很糟糕的一个决定

 

主持人:首先请教两位专家的研判,伊拉克这一次的逐客令,它的决心有多大,金先生。

金灿荣:应该这么说,就是伊拉克它是分了三波人,60%什叶派,20%逊尼派,还有20%是偏逊尼派,但实际上是独立的叫库尔德人。现在这一次投票这个特点是这样,逊尼派和库尔德人就没参加。

主持人:没参加。

金灿荣:伊拉克的什叶派决心非常大,要把美国人赶出去。但是毕竟伊拉克还有其它两拨人,他们不参加也是一个态度。他们希望美国人留下来。所以呢,你讲那个决心,要看是对谁讲,对什叶派,因为它自己的第二大武装,人民动员力量领袖被打了,它气得不得了,它跟伊朗肯定是感同身受,这一派决心很大的。
 
主持人:房先生。
房兵:这次这个决议其实它更具有一个象征意义,毕竟它不是说全部议员都到会这样一个结果。同时它面对的对象我觉得更重要,你这个决心就算是100%的决心。你面对那个对象,如果这个对象是一个人至贱则无敌,大家知道人至贱则无敌。你爱说说啥,我就老赖,赖这儿不走,你也没招啊,所以我觉得这个决心大小我们下一步真的是值得去进一步观察。
主持人:而且金先生,特朗普、蓬佩奥都表态了,想我们走没门
金灿荣:是,美国现在真是想不到,我研究美国36年了,我现在越来越看不懂了,因为原来美国我觉得有点派头的。就想不到老特竟然说你先还钱,我不是建那个基地花了几十亿美元,先把这钱还了。
房兵:你先给我拆迁费。
金灿荣:人家说我没让你来建,你闯到我们家建个房子,你还要给我补偿这个都很无赖的。他说而且我撤了以后我要制裁你,制裁的力度比伊朗还厉害。
 
房兵:关键是你看美国这个态度,你看之前在跟韩国的问题上跟日本的问题上,就这个撤军要军费的问题上,你没觉得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吗?在日本跟韩国那儿讹钱的时候讹军费的时候,我要翻几倍。不给我钱,我就走。现在什么,不给我钱,我就不走,你说什么人这是。所以我觉得这种鲜明对比其实你好好看看,现在我觉得怎么混到这步田地了。
主持人:金先生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伊拉克发出这样的逐客令,不管效是怎样,但是也算是报复美国的序幕开始了,可以这么理解吗?
金灿荣:可以这么理解,从法理上讲这个事还是比较严肃的,因为就是虽然那个议会,人员没有到齐,到了55%,但是从议会规则来讲,到了一半人当中的一半通过,它就是有效的。这个政府是你建的,美国人建的,如果我用美国的民主,我做出了一个合法的决定。如果美国硬不走,它的地位很尴尬,就是占领军。占领军伊拉克政府军倒不敢去打它,但是伊拉克的人民是有权利的,你不占领军嘛,你不能老待在军营。
主持人:你已经失去了道义上的存在。
金灿荣:法理上存在,道义上都没有了。对老百姓来讲,法理存在问题以后那就好办了,你出去交个女朋友,或者出去喝个星巴克你就危险了。从法理上讲,人人都是有危险的。因为它说我反抗你占领这是合法的,所以,虽然我们刚才是调侃。从国家力量对比来讲,美国耍赖,它没办法。但实际上我估计美国人也不敢这么轻松。因为从法理上讲,一旦你成为了占领军,那么伊拉克人民的反抗就是合法的,然后对任何美国军人来讲都没有安全感可言了。
主持人:但是它也没有退路,如果美军退出伊拉克,真退出了,意味着什么?
金灿荣:真退出,目前看就是这个伊拉克国家分裂。那两派肯定独立了,然后什叶派进一步投向伊朗,然后有可能发生内战,我估计如果什叶派政府真的完全排除美国的影响。如果伊朗全力以赴支持什叶派,什叶派又相对团结,那把那两块生打下来是可以的。那个打下来,就是在伊朗支持之下,武力再重新统一。那个伊拉克就不得了,那就是非常反美了,那个时候两伊联合。
主持人:对美意味着什么。
金灿荣:那是非常危险的。
房兵:两伊在往那边还有个叙利亚,就完全就拧在一块了。
金灿荣:叙利亚、黎巴嫩。再把约旦内部的一部分,然后沙特周边的邻居巴林,巴林那个什叶派人口是占多数的,而且美国在那里地位,利益就非常地艰难了。从国家利益角度来讲,美国肯定还是会想办法赖着不走得
主持人:这一步是一定不会退的。
金灿荣:不会退,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损失,我估计在伊拉克1月5号那个议会投票,伊朗肯定是乐观其成嘛。所以怎么说呢?无论如何,就是美国我觉得已经开始感到疼了,它要不疼,你想蓬佩奥不是在六个电视台去辩解?
 
主持人:上六个节目。
金灿荣:上六个节目,也累死了,我看他,后来很疲倦的。
房兵:那没办法,谁让你当救火队长
主持人:没错,这里是《防务新观察》,感谢两位专家的分析。
标签:

给我留言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