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中国不想继续被美国欺负,就要用人民币去挑战

【文/温铁军】

1

新冷战的缘起:上世纪90年代后期

90年代初期苏联解体,美国一家独大,进入后冷战的时候是单极霸权。后冷战后期美元集团跟欧元集团在币缘战略之中发生了金融资本阶段的主要矛盾,这是两大金融资本集团之间的斗争。但在这个阶段并不意味着中国完全没有任何动静,最典型的就是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中国所有金融机构特别是大型国有金融机构,它的不良率大大高于所有爆发金融危机、金融崩溃的国家。

一般来说,你有个百分之十几、二十左右的不良坏账就完了,因为你的资本充足率只有8%。而中国多少?不良资产超过30%甚至超过1/3。这意味着如果你有10块钱存款,就只能用6块钱左右,如果你再把存款准备金等等交上,大概能只用5块钱左右。你就要用这5块钱左右产生的收益去支付整个10块钱的存款成本。

按说中国就得垮了,怎么可能用5块钱产生收益去支付10块钱的成本呢?金融机构是运营金融资产的,你这个金融资产只能用一半,怎么可能维持呢?

当年中国是举国体制,财政金融不分家。财政如果赤字了,就从金融掏资本金。金融经常会没有资本金的,被财政赤字掏走了。有时候财政赤字严重的时候,甚至要掏金融存款补财政的亏损,否则你就没法运转。整个国家庞大的体系,无论是军事、外交,还是社保、教育、医疗,全都得开支,没开支一天都活不下去。

在那个年代,财政金融不分家,过去财政部和人民银行都是在一个楼上办公的。尤其是那些年企业严重不景气,我们不得不把沿海完全开放给外资,于是就三来一补,连设备都是来的。而当外来设备,特别是低端制造业的设备进来的时候,就把上游卡断了。那中国国内上游的企业设备制造业就倒闭了。

工人怎么办呢?所以就得靠银行发工资性贷款,来维持这个企业让它不垮。几十万家企业是倒闭的,几千万工人是失业的,那就得靠银行不断地去给钱才能维持住,才能让大家不上街、不出大事。

当东亚金融危机整个爆发的时候,连韩国金融体系都垮了,中国怎么没垮呢?是因为财政或者政府造成的银行严重亏损,全都由政府买单了。这就叫举国体制,政府承担无限责任,国有银行的亏损必须是官方全部承受。把所有不良资产一刀切交给财政,建立四大资产公司,把这个底儿兜了,银行并不承担责任。然后把外汇拿出来,对应增发人民币给各个银行当资本金,这就等于让银行轻装上阵了,所有这些不良坏账一次性卸掉,然后你就可以继续去跑步了。

中国是不良率最严重,资产质量最差,最应该破产的,但四大行却能轻松上阵,直接转为商业银行,然后开始上市。不仅在上海上市,还要到香港上市,不仅融国内的资,还要融国外的资,短短二十年之后,中国四大行排在全球大银行的前四位。

这就是中国体制,想要在后冷战金融资本竞争阶段活着,你怎么能不是“怪物”、不另类呢?

所以新冷战从头往上说,尽管美国人遭遇到2001年突然爆发的政治经济双重危机,它认同你G2了,但那是金融资本的说法,并不代表美国所有政治家的一致认识。早在克服掉东亚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就已经是威胁了。

所以中国威胁论从什么时候开始?1998年以后。就是因为中国成功应对了东亚金融风暴,不仅内地成功应对了,还在1997年7月1日收回香港之后,以自己的外汇储备去撑香港的金融市场。

索罗斯为什么恨中国,尤其恨大陆?不是因为他是匈牙利人,他遭遇过什么社会主义的迫害等等,而是因为他当时打遍东亚无敌手,唯独败在一个小小的香港,弹丸之地,他能受得了这种奇耻大辱吗?金融大鳄把哪都咔嚓咔嚓吃掉了,就吃到香港的时候,一下啃了一块钢铁。大陆的全部外汇储备,是香港应对金融冲击的后盾。

从那以后西方就知道了,闹了半天中国大陆这个体制如果纯粹以经济手段来打,是攻不克打不烂的,这就是中国威胁论的由来。

早期新冷战的背景,应该说早在90年代,当中国成功阻击东亚金融风暴,并且稳稳地站在世界金融资本舞台上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加入了资本主义升级到金融资本阶段的竞争,而且在竞争中初战告捷。

2

为什么新冷战问题愈演愈烈?

大家首先要记住,西方以美国为首升级到金融资本阶段,从地缘战略改为了币缘战略,币缘战略才是今天新冷战战略对抗的主要内涵,而不是老冷战的地缘战略。

当中美双方2001年有了战略合作关系的时候,欧元集团和美元集团正战犹酣,还没打完。中国以它庞大的实体产业生产能力,不断向美国提供最廉价的商品,帮助美国大量增发货币,扩充它的金融资本实力,但同时不发生通胀。这种美事儿只有在中国和美国合作,中国配合美国的条件下,美国才能实现。同时,金融全球化继续导致美国在金融资本阶段获利。美国实体经济大量流出,流入最能让他们获利的地方,就是中国。

我们在1998年之后大规模推进基本建设,我们是发展中国家中基本建设最好,劳动力素质最高,纪律性最强,创造剩余能力最大的国家。这个时候美国的产业资本流进中国,年获利20%以上,而中国把外汇赚回来之后,再到美国的国债市场投资,年获利多少?2%。相比之下人家是我们的10倍。

我们支撑着美元金融资本的币缘战略在推进全球化,这时中国当然是美国的“战略伙伴”。美国这时候没有拿中国当成主要敌人,这是正常的。

什么情况下出事的呢?当美国实体产业大量外流的时候,美国的国内矛盾开始加剧,因为就业在大幅度下降,人们的收入在下降,中产阶级在下滑,交的税就少,美国的债务就在增加。

于是美国设立了债务钟,但设立债务钟也挡不住,因为这是美国内在结构的问题。既然已经把实体产业转出去了,那怎么会有就业?社会矛盾当然就会加大,两极分化。

美国一个3亿多人口的国家,华尔街却只有30万人就业,这就是它的主要矛盾了。它越把产业向中国转移,中国就越成了它的主要竞争对手。为什么?因为就业到中国来了。

2002年资本大量进入中国,2003年中国变成FDI外商直接投资第一的国家,这个过程非常快。产业资本大量流入中国的时候,美国的实体产业没有投资,投资进哪了呢?房地产。2007年爆发次贷危机,直接演化为2008年的华尔街金融海啸。奥巴马这时候已经意识到了,他2008年上台,竞选口号什么?We can make change,Change什么?就是改变实体经济。

但他一上台正好遭遇2008年金融海啸,你也怪不得他,无论换谁去当美国总统,当面对实体经济大幅度外移,国内没有就业,社会分化甚至撕裂的矛盾时,都会很着急。那着急怎么办呢?就转回到实体经济,所以奥巴马说我们能够改变,大家就说好好好,你帮我们改变。

结果他一上台金融危机就爆发了,只好大量救市,把钱给谁呢,给跨国金融投资集团,以继续维持金融资本全球化这一套。然后它制造的货币,也就是量化宽松所形成的流动性,就大量流入到国际市场,直接反过来导致美元在世界上的信用受到影响、受到怀疑。

为什么呢?

首先是因为,大家发现闹了半天,原来美国也会发生金融危机;第二,美国的金融危机原来是靠增加流动性,然后向世界转嫁代价的。也就是说在这个打击之下,美国的金融资本继续挣,维持着全球各种各样原材料、能源、粮食、各种现货和期货交易地去炒作,然后继续赚钱。但却导致所有这些需要进口原材料、进口能源或者进口粮食的国家通货膨胀。比如中国就是一个典型的需要大量进口的国家,就产生了输入型通货膨胀;其他的国家也是这样。

大家突然就对进入金融资本阶段、不承担世界责任的美元集团产生了质疑,它的信用度当然也就大幅度下降。

3

新冷战的初期表达

当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中国力主10+1,东盟与中国之间的贸易是东盟顺差,中国逆差,但是区内贸易占的份额相当大,大概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中国一旦加入,韩国也要加入,就10+2;接着就是日本要加入,10+3。10+3就意味着一旦形成亚洲经济共同体,那就会像欧盟欧元一样出现亚元,这个世界就会三足鼎立。

这对世界来说当然是好事,但对美国这个单极霸权国家、并且是在金融资本引领推动美元的全球化的国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欧元集团它都要打,亚元呢?当然也要打。所以中日之间钓鱼岛事件,中国与欧盟之间的南海事件,日本、韩国之间的竹岛事件,各自打得不可开交。

然后美国奥巴马时代宣布高调重返亚太,要搞以意识形态划线的所谓太平洋自由贸易区。这其实就是新冷战的初期表达。什么意识形态?就是西方传统的老冷战意识形态。而我们这时候毫无警觉,大家还停留在陈旧西方,美国人教科书教给你的那套所谓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的说教之中。

这对中国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新冷战已经敲门了。

奥巴马的这套政策量化宽松体系导致中国先是进口通胀,接着它量化宽松一停,导致原材料价格大幅度下跌。这时候全世界的需求都在下降,连原材料生产国都没有需求了,原材料也卖不动了,石油价格也下跌,于是就导致全球进入通缩,所有生产的商品卖不动了。在这种要么遭遇进口通胀,要么遭遇进口通缩的打击下,中国就出现了所谓的“供给侧改革”。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退出TPP。

这时候中国开始“一带一路”,跟沿线国家建立双边货币协定,然后再主张建立以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的石油期货和铁矿石期货。

我国是大量进口国,完全没有定价权不行,如果用美元,就变成了一个向外转嫁矛盾、转嫁代价的工具,那最终只好用人民币。这一来,尽管没有搞出亚元,但我们已经在原材料期货和石油期货这个最大的市场上,试图切美国的奶酪。

所以就在这个阶段上,突然就兴起了一些把中国崩溃论变成中国是新帝国主义、新殖民主义、新修正主义等等这一系列用传统老冷战意识形态带出来的新冷战意识形态。中国也就在这个阶段被美国政治家和金融家们开始认为是美国的挑战者。

它是一个客观演化出来的过程,不是谁主观说你要当老大还是当老二。说实话,中国人几千年来都是世界上经济体量最大的国家,但是从不当老大,也没有统治过世界的经验。在中国的全部哲学思想体系之中,没有去当什么世界霸主的内容,因此它没准备。所以今天美国人怀疑中国有野心,想当世界老大,想取代它,对中国人来说简直就是荒唐,谁愿意当你当,累得要命。

中国不是一个对外作战的国家,我们历史上不是这样的,这种什么陷阱,那个什么霸权,这冲突那什么论的,我们历史上没有。但新冷战现在形成了一种老冷战的意识形态,就是反共,把你所有的一切全部纳入到老冷战那套编造的反共故事中来包装。他们认为只要你叫共产党,就一定是集权的。

现在美国政治家们的新冷战意识形态,就像堂吉诃德大战风车。但中国不是风车,我们几千年来维持着自给自足,虽然也有很多内部矛盾,但几乎没有什么明显地要构建世界霸权的历史经验。

我们现任的这些社会精英集团和利益集团,都没有老冷战的经验,所以面对逐渐演化成新冷战这个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很多人都表示不理解。我觉得很正常,但也希望大家要抓紧补上这个知识上的短板,人家已经把这当成一个新的战略了,但你还一无所知。

4

老冷战是怎样向新冷战转化的?

这个转化过程从本质上说,仍然是美元体系作为世界上的单极霸权体系,它既然可以在后冷战时期压住欧元、打掉亚元崛起的基础,那现在面对中国用人民币来完成结算,也就是在金融资本阶段的币缘战略挑战,当然也是不可能容忍的。

因此金融资本阶段以币缘战略为主导的新冷战,其实是一种客观演变,中国是被动地被纳入了进去。

但话又说回来,你不这样做,去改别的做法,比如继续当一头每年被剥两次皮的牛,把自己卖了还给别人数钱,也不是说就不能活,虽然被人家剥得很惨,但还是有肉有骨头,还在继续长皮,还继续被人家剥等等。但这并不是我们愿意接受的世界格局。

那么目前中国要怎么应对这件事情?这就需要我们不要带有任何浪漫色彩,也不要带有任何机会主义想象,就是要非常客观地面对这样一个巨大挑战。因此我们要把客观演化过程搞清楚,把现在的结构说清楚,然后再来讨论如何把以前的经验继承下来,把现在的问题搞清楚,形成我们应该有的应对。

 

原文链接:

https://www.guancha.cn/WenTieJun/2020_11_12_571165_s.s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金灿荣粉丝网 » 温铁军:中国不想继续被美国欺负,就要用人民币去挑战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