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20180707中评深度专访:阎学通解读安全威胁

2018年07月07日 阎学通 暂无评论

视频:

原文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2dQ-Hmpquz1MvLfeXvU03w
文字:

20180707中评深度专访:阎学通解读安全威胁

世界和平论坛大会秘书长、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接受中评社采访(中评社 付丽摄)
中评社北京7月6日电(记者 徐梦溪 实习记者 付丽)今年国际环境和国际安全形势有何变化?怎么看现在的中国周边安全环境?中国如何参与构建安全共同体?怎样打破全球治理和地区合作停滞不前的困境?现在全球一大安全担忧又是什么?

世界和平论坛大会秘书长、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在第七届世界和平论坛年会举办前夕接受中评社专访,探讨论坛举办的国际环境与安全形势,畅谈了对中国参与构建安全共同体和发挥国际领导力的期待:

今年总体的国际安全形势更加混乱,且国际社会无力改变这种混乱趋势;

东北亚安全局势今后难以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

在特朗普第一任内,印太发展成为多边同盟的可能性较小;

“台湾独立”的速度在特朗普执政时期有加快的可能;

大家担心的安全威胁,是又一场世界性经济危机的来临。

中评社:去年论坛上流行了一句话:“世界这么乱,我们怎么办?”本届世界和平论坛举办的国际环境是怎样的?国际安全形势与去年相比有何变化?

阎学通:自去年世界和平论坛结束以来,一年间,国际秩序越来越乱,这证明去年参会嘉宾们对国际秩序趋势的判断是准确的,论坛有预警作用。仅从世界和平论坛已具有提供前瞻性的国际安全判断这一点,我认为这个论坛已经有了它的价值。

与去年相比,今年的国际环境与去年有很大不同。首先,今年发生了严重的全球性贸易冲突,“贸易战”已成为媒体形容大国关系的热词。经济安全是重大的非传统议题问题。虽然贸易战比冷战好,但贸易战有导致全球经济危机的危险。

其次,地区传统安全问题的焦点重新回到中东。去年,朝核问题使东亚安全成为所有区域安全问题中最令人担心的问题。今年,美朝和解让东亚传统安全问题不再突显,人们对军事冲突的关注重新回到中东的几个局部战争上去。

再次,一些军事合作组织的内部矛盾上升,军事战略合作机制弱化:美国与北约欧洲成员在军费开支上发生龃龉;美欧国家与土耳其在政治上形成对立;海湾合作组织分裂,沙特组织一些成员对卡塔尔进行制裁;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上海合作组织,使得该组织实质性军事合作难以发展。

从总体的国际安全形势讲,今年同去年相比,确定性增加。不过,这是一种负面的确定性,即国际安全形势更加混乱的确定性,且国际社会无力改变这种混乱趋势。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经济和军事实力远远超过其它国家,因此美国行为对全球安全形势的影响也最大。去年世界和平论坛召开时,特朗普刚执政不到6个月,因此其政策的不确定性导致国际安全形势的不确定性增加。一年来,特朗普的对外战略变得清晰了、确定了,大家都认识到他的政策就是要改变现有的国际秩序,而采取的策略是通过制造混乱来实现。由于全世界还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阻止特朗普政府破坏国际秩序,因此国际安全秩序将更加混乱已经变得十分确定。这种负面确定性降低了国际安全合作的可能性。
中评社:本届论坛主题首次提出了“构建安全共同体”,为何会这样设置?您对全球和地区的范围内构建安全共同体有什么样的构思和看法?

阎学通:“共同体”是指人们在某种共同条件下结成的集体,在国际关系中是指由若干国家在某一方面组成的国际组织。因此,“安全共同体”是指有共同安全需要的国家组成的国际组织。这意味着,只有有共同安全需求的国家才会参加同一个安全共同体,而没有共同安全需要求的国家就没有参加的动力。因此构建安全共同体能够促进有共同安全需要国家间的安全合作,但无法解决无共同安全需求国家的矛盾。

构建什么样的安全共同体、如何构建安全共同体,这需要与会嘉宾们集思广益。我国有个说法:“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这是讲,如果没有能力实现一个“小目标”,就更不可能实现一个“大目标”。同理,目前人类还没有能力建立全球性安全共同体,主要是因为国家太多,缺乏广泛的共同安全需求。如果从建立区域安全共同体入手,就会容易很多。因此,一个地区的国家数量相对较少,建立区域安全共同体的可能性就更高。客观上,区域的国家数量也还是太多,安全利益的多样性也使建立区域安全共同体变得困难。

因此,现实一点的方法是建立次区域安全共同体。次区域国家的数量更少。

中评社:您怎么看现在中国周边整体安全环境的变化?对近期东北亚安全局势的变化您有哪些思考?

阎学通:中国面临的周边地区的安全形势不一样。比如东亚地区,东亚地区是一个几十年不发生战争的地区,是一个和平有基本保障的地区;南亚地区是一个经常发生军事冲突的地区,是一个和平没有基本保障的地区;中亚地区也是一个和平有基本保障的地区。

朝美新加坡首脑会晤是历史性的,这意味着朝鲜半岛没有发生战争的危险了。只要朝鲜不再进行洲际弹道导弹的研制,无论朝鲜是否销毁核武器,美国都不会对朝发动战争了。只要美国不发动战争,朝鲜半岛发生战争的可能性也就消除了。此外,朝鲜已经用经济建设优先路线取代了先军路线,这个变化意味着朝鲜与邻国的关系都将不断改善。在邻国中,朝鲜与日本关系最差,现在连日本都主动要与朝鲜改善关系。综上,这意味着东北亚安全局势今后难以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了。

中评社:近年“印太”的地缘概念被提出来,未来走向如何?

阎学通:特朗普并不特别看重多边同盟对维护美国战略利益的作用,他对维护北约团结的意愿都不强,对新建一个美日印澳四边同盟也不会有积极性。而如果不建立美日印澳四边同盟,“印太”就仅是一个地缘政治概念而非军事战略概念。在特朗普决定建立美日印澳四边同盟之前,这个概念没有太多的实质性意义。并且,由于安倍和莫迪都开始弱化与中国对抗的政策程度,在特朗普第一任内,印太发展成为多边同盟的可能性较小。因此我认为,中国不必对此采取任何行动,可静观其变。

中评社:美国不断打“台湾牌”,您怎么看未来的台海形势?

阎学通:自1988年李登辉在台湾执政后,30年来,无论国民党还是民进党执政,台湾当局在“和平独立”的道路上向前推进的趋势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今后,只要台海不发生战争,这一趋势就不会逆转。由于特朗普对台独支持的力度大于中美建交以来的历届美国政府,因此,“台湾独立”的速度在特朗普执政时期有加快的可能。由于美国和台湾不会主动在台海发动战争,因此,台海局势对我国发展的影响主要取决于我国的对台政策。如果继续以往30年的对台政策,台湾问题对我国的影响就和过去30年一样。

中评社:在建立安全共同体的过程中,中国应该如何承担责任和发挥领导力?

阎学通:首先,中国应先确定自己和哪些国家有共同的安全需求。在确定共同安全需求后,再讨论如何建立安全共同体。从地域范围来讲,显然中国和周边国家有共同安全需求的可能性,会大于中国和其他地区。也就是说,中国应该把安全共同体的建设的重点放在周边地区,而不是放在非洲、拉美、中东、欧洲地区。周边地区,又要分成哪些地区有共同安全利益,哪些地区没有。没有共同安全利益先考虑建设预防性安全机制,然后再考虑建立安全共同体。

中国在建设安全共同体中,要考虑一起的国家的军事实力和我们军事实力的对比。如果我们的军事实力比这些参加建设安全共同体的国家军事实力强,中国就应该承担多的责任,就是起领导作用。但如果实力和我们一样强,我们就不应抢着承担领导责任。所以中国在什么情况下应该承担领导责任,什么情况下不应该承担领导责任,要取决于成员国军事实力的对比。

最后一点,也是更重要的,中国如果想承担安全共同体建设的领导者作用,必须为参与国提供安全保障。如果中国拒绝给参与安全共同体建设的国家提供任何安全保障,那么也就不可能成为领导国。安全合作就是,军事弱的国家向军事强的国家寻求安全保障。当我们拒绝给别人提供保障时,就没有领导责任可言。

鉴于不结盟政策,中国的基本原则是不给任何国家提供安全保障,所以当我们不给别的国家提供安全保证时,就很难和比我们军事力量弱的国家建设安全共同体。那么我们可以参与建设预防性安全机制。因为无论军事实力强弱,我们可以和有冲突的国家平等相待,就可能建设安全机制。这是为何我们在预防性安全机制建设方面取得的成效比较大的原因,但是这样的政策让我们在建设安全共同体方面遇到很大的困难。

中评社:目前来看,全球治理和地区合作停滞不前,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这对构建安全共同体提出怎样的挑战?要如何打破这种困境?

阎学通:全球治理和区域合作都属于国家间的多边合作,而多边合作能够进行的必要条件之一是有领导,没有领导是合作不了的。领导可以由一个国家承担,也可以集体领导。一般而言,国际合作是由强国提供领导的。从全球角度讲,进行全球治理需要最强国提供领导,至少最强国是领导集体中的一员。然而,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现在不仅不参加全球治理,甚至还反对全球治理。除美国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能力提供单独的世界领导,而目前大国之间的利益分歧使大国无意愿提供一个集体领导。由于没有世界领导,全球治理也因此停滞不前。至于地区合作的停滞,同样是由于缺乏地区领导。欧盟原本是地区合作最成功的样板,这个地区合作主要依靠德法提供的联合领导。目前,德法提供的联合领导弱化,因此欧盟政治一体化也停滞了。东亚地区任何一个单独的国家都无力提供区域合作领导,而中日矛盾使得这两国不能提供一个联合领导,因此东亚地区合作停滞不前。

建立地区安全共同体同样需要地区领导。德法为欧洲提供的联合领导是其他地区所没有的,目前欧洲安全具有一定的共同体性质。澳大利亚可以为大洋洲提供建立安全共同体的领导,大洋洲建立地区安全共同体也有一些条件。其他地区的大国提供不了独立的或联合的领导,因此多数地区建立安全共同体还很困难。

这次世界和平论坛设立了好几个关于地区安全合作的小组讨论。希望与会的专家们能提出进行地区安全合作的新建议。我个人现在还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让地区大国愿意为建立地区安全共同体提供领导。地区大国自己的安全利益关切可能与其他地区成员有冲突,当地区大国没有足够实力或战略眼光时,他们无法发挥地区合作的领导作用。

中评社:对本届论坛有何期待?

阎学通:我认为今年世界和平论坛的影响力可能会大于以往六届。对于安全论坛,越是没有安全问题的时候,论坛越不易产生影响力,越是安全问题严重的时候,论坛就越容易产生影响力。

今年的安全形势显然非常不好,尤其是非传统安全领域,国际贸易秩序遭到威胁。贸易战意味着,相关国家面临着贸易安全的威胁问题。安全的定义是没有威胁,没有恐惧,没有不确定性。然而,一旦贸易战发生,所有参与其中的国家的贸易确定性将大规模下降,这带来的是恐慌,国际贸易秩序的安全性会被严重削弱。如果非传统安全的贸易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与此相关,不排除不确定性从贸易领域扩散到金融和投资领域。那么大家担心的大的安全威胁是什么呢,就是又一场世界性经济危机来临。
原文链接:
http://www.crntt.com/doc/1051/2/4/0/105124013_4.html?coluid=93&kindid=15470&docid=105124013&mdate=0706083628



标签:

给我留言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