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金灿荣-图文:“中国立场”让我圈粉无数

2018年02月09日 文章文档 暂无评论

图文:“中国立场”让我圈粉无数

楚天都市报讯 楚天都市报记者张艳

对话时间:1月18日
对话人物:金灿荣

●人物简介

金灿荣,1962年出生于武汉,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导,2015年4月入选“长江学者奖励计划”。
作为国际关系专家,金灿荣的研究领域是美国政治制度与政治文化、美国外交、中美关系及大国关系、中国对外政策。1994年,他发表《美国的政治文化分裂与政局演变》,在研究中陆续引入文化视角。出版20多本编著作品,去年著写的《中国智慧:十八大以来中国外交》引人注目并畅销。

●对话背景

作为“局座”张召忠的电视访谈黄金搭档,金灿荣与其常常联手出现在《今日关注》《防务新观察》《周末龙门阵》等收视率极高的电视访谈节目中。他将复杂的国际局势举重若轻地展现在观众面前,语言幽默风趣又直白犀利,思考问题角度新颖又见解独到,因此收获了无数粉丝,被网友亲切地称为“政委”。
带着家乡媒体和粉丝的问候,楚天都市报记者连线采访了这位“网红”兼“政委”。
当被问及“在家里谈不谈国事、天下事”时,声音温和的他仿佛在电话那端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连声说:“不会不会,那要被老婆骂死的!在家就谈家事嘛!”

1 跟张召忠搭档几十次,中国立场让我被点赞

楚天都市报(下简称楚):粉丝对您那是真爱啊,创建有“金灿荣粉丝网”,让我得以轻松找得到您的访谈视频,欣赏您和张召忠的珠联璧合。你们俩被粉丝“合体”,称为战略忽悠局的“局座”和“政委”,您对“政委”身份怎么看?
金灿荣(下简称金):呵呵,其实我也不清楚我什么时候成了“政委”,可能是跟张将军一起上电视比较多,观众觉得我们搭档挺默契吧。记得有一次我出差在机场候机时,有人跑过来,冲我就是一个敬礼,嘴里还真喊着“报告政委”,然后我们都乐了。这个“战略忽悠局”应该是没有的,不存在的,是网友的一种臆想吧。“政委”这个称呼是网友的发明,是对我的厚爱也算一种点赞吧。
我的身份更多是一名大学教授,我特别看重这个身份。我们学校规定教授的教学任务是一个学年2门课,我一个学年要讲5门,而且很受欢迎,我曾经还被评为“人大十大教学标兵”呢。
楚:点赞就是喜爱和欣赏,您觉得自己在哪些方面赢得了粉丝的心?
金:我总结大概有三点。一是我的知识面广,视野开阔,所以评论问题不是就事论事,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能够做到释疑解惑。二是我说话接地气,我记得上大学时老师一再要求我们用大白话讲复杂的道理,说如果只会用晦涩的专业语言,就是没学好,没消化。第三个原因,我觉得是我身上的中国立场非常鲜明,能让人感受到满满的正能量。除了南极洲没去,我去过其他洲的7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美国去得最多,一百多次。我发现,任何国家的学术界都是有立场的,维护国家利益义不容辞。
楚:有没有比较自己跟张召忠的评论风格?生活中你们是好朋友吗?来往多吗?
金:是啊,我的学生经常提醒我上网看看网友的点评。张将军很厉害的,我很佩服他的专业素养,很扎实,哪怕是一个残破的照片,他都说出照片中的武器装备的基本性能和排位。而且他的表达能力很强,又敢说,观众缘特别好。跟他相比,我各方面都差一点哦。比如说颜值,网友就说了嘛,张将军是高颜值,呵呵。
我和他是在做电视节目时熟悉起来的,他“触电”有三十多年,我二十多年,一起搭档有几十次了。私下我们没有往来,都忙。

2 谁说中国人是一盘散沙,还马马虎虎

楚:您有一句相当有名的话,让不少网友点赞:中国的知识界用自己的浅薄和刻薄成就了中国战略的崛起。我想这句话会令一些人不舒服。
金:当然有人不舒服啊,但我认为这描述的是事实,表现在谈论的方式上,是永远在挑刺而没有国际视野,把不同国家存在的问题,说成是全中国的问题,这是一种误导。
搞研究搞调查要实事求是。批评也是责任,但批评要实事求是、求真。我非常喜欢启功老先生的一副对子:“行文浅简显,做事诚平恒。”浅易、简单和显著,诚实、平实和有恒心。
楚:您在《未来10年世界可能的大变局》的演讲视频中提到几个观点,跟读者梳理一下。
金:可以主要了解一下这么几点:决定国际关系的第一要素还是大国,大国关系还是第一位;世界格局从一超多强走向两超多强;未来会出现新的国际竞争领域:网络、极地、太空、深海。
楚:您的观点中有两个关于中国的文化谎言。
金:是的。一个是说中国人马马虎虎,原来没出国我是同意的,后来去了美国,发现了美国人跟我们一模一样,接着去了俄罗斯才发现,那才叫马马虎虎,再后来去了巴西和印度才知道真正马马虎虎的是他们,而且是没有底线的。另一个是说中国人不团结,一盘散沙,我发现跟正常人类比,我们其实比他们多数都团结。

3 高考填报复旦新闻系,结果被国政系掐尖

楚:您是1980年高考的武汉文科状元,还记得当年的语文分数和作文题目吗?
金:哟,不记得了,但那年高考分数记得,447分。知道我的高考志愿吗?复旦大学新闻系。但当年负责招生是复旦国际政治系的老师,就把我招到了国政系。
楚:您是被“掐尖”了!您在电视节目中妙语连珠,一定是从青少年时代就博览群书。
金:我出身于普通的工人家庭,父亲是武汉车辆厂的工人,我小时候就跟着哥哥姐姐看书。复旦四年,看的书就更多,比同龄人多一些吧,每天几乎是教室或图书馆、宿舍、食堂三点一线。除了专业知识,其他时间主要看中国历史和西方哲学。也喜欢参加学术辩论等活动。
楚:您在访谈中多次提到我国的“工科人才”,对理工科学生寄予厚望。武汉是高校之城、青年之城,理工院校很多,说说对家乡“理工男”的期望。
金:1977年我考入省实验中学,因为更喜欢文科,但省实验没有文科班,于是高二转到武汉市三角路中学。所以我虽然读的是文科,但很多同学是理工科,他们都很优秀。工科生看起来嘴笨,但搞起工程很厉害。中国每年培养出来的工程师占世界的一半,这个太牛了,这是中国力量和发展所在!我希望武汉的理工科学子们学有所成,为武汉的发展贡献力量。

4 恋爱最好找同学,在家里不谈天下事

楚:您关注武汉的发展吗?惦记热干面、糊米酒、油条、面窝吗?
金:我在外面从来都是以生于武汉长在武汉为骄傲哩,每年要回来四五趟,热干面、糊米酒这些我都喜欢,回来会吃。
去年7月,我还回武汉参加了“华创会”。武汉的日新月异我都感受得到。你看,我小时候居住的武汉车辆厂那里,成了武汉新一轮城市发展的重点区域,要建全国最高的楼。武汉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是我国的工业基地,但在改革开放的头十年掉队了,与沿海城市拉开了差距。九十年代各方面发展有所上升,本世纪则跨越式地发展。我国有天生的两个工业重心,一个是长三角,一个是珠三角,现在国家又在大力扶持环渤海经济圈和长江中游经济带,这对武汉来说是重大利好,武汉必将腾飞!
楚:你在节目中总是笑眯眯的,很多粉丝评价您“斯文儒雅,风度沉稳”,跟“油腻中年男”绝缘。国际关系跟家庭关系可有一比?跟家人讨论“国事、天下事”吗?

金:在家里我不会跟他们谈论这些话题,不然会被我夫人骂死的。我主张把工作和生活分开。我夫人也是武汉人,是我在中科院读研究生的同学,生活习惯、饮食口味都一样,所以家里的关系不复杂。我很感谢我的夫人,对我的帮助很大,孩子也培养得很好,在读博士。嗯,我建议年轻人谈恋爱最好找同学,知根知底的,感情也单纯,呵呵。



标签:

给我留言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