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英学者马丁·雅克与印度政治家塔鲁尔就中印课题交锋

2016年05月01日 马丁·雅克 评论 2 条 阅读 143 views 次

著有《当中国统治世界》(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的英国籍中国通马丁·雅克(Martin Jacques)和经常高调讨论印度软实力的印度政治家、联合国前副秘书长沙希·塔鲁尔(Shashi Tharoor)上星期在瑞士信贷全球大趋势论坛上交锋,擦出不少精彩火花,以下是他们对话的摘录。

■中国会统治世界吗?

塔鲁尔:我们显然已进入后超级强国时代,再也没有国家能有美国过去半世纪的作为,包括影响半个地球以外的国家、进行远离国土的军事行动、左右其他国家政府的命运。再也没国家能以那种方式主宰世界,世界已往前走了。

雅克:成为霸权国家的指标包括:政治、军事、文化、道德、思想的影响力,就是所谓的软实力,这难以衡量,需要时间积累。英国在19世纪初期成为全球首要国家,但在19世纪末才成为军事、政治、文化力量。同样地,美国在19世纪末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但直到1945年才成为世界霸权。中国的崛起将更快,因为其增长速度更快,而它又如此之大。

塔鲁尔:我在上世纪70年代到美国升学,见识过一堆讲述日本独占鳌头的畅销书。可日本何时征服了世界?人们过去也曾看走眼。中国以前每年有10%增长,如今是7%,这数据首先就让人生疑。其次,当中国基础发生变化,进行大规模经济重组,变成国内消费主导型社会时,我们可能再也无法理解其增长。

雅克:在进行经济计划上,中国很坦白,不讲空话,说到做到。它一直说,其增长步伐会随发展而下降。如今,它在进行经济转型。在制造业转向服务业方面,它取得好成绩,服务业如今占经济50%以上,制造业下降至40%,这是需要10年至20年的大工程,它却在短时间里办到。在提高国内消费方面,它还不太成功。2010年至2015年,它只把消费占经济的份额,从36%提高至38%。

塔鲁尔:我们还要设想颠覆性科技的不可预测性。人工智能系统和机械人将改变世界,但中国没太多发展高科技的记录,现在却有更多新科技将开始夺走中国的就业机会。在这种情况下,除非中国掌握高科技,不然它很难有作为。

雅克:你错了。在很多领域,中国人正变得极为创新。以互联网为例,阿里巴巴(Alibaba)很先进,规模比eBay和Amazon加起来还大。去年,10%的中国零售销售是网络交易,这还以每年40%的速度增长。中国的网络覆盖率极高,拥有世界最多的网民。问题在于要找到和启动新增长引擎。在这结构性调整方面,早期的迹象令人鼓舞。

■中国和印度软实力比较

塔鲁尔:中国奋力提倡软实力,在全球开办孔子学院,但中国这方面做得不好。遗憾的是,软实力不是靠政府宣传得来的,它关乎世界如何看你,以及你所代表的一切。这也是为什么印度拥有远远更多的软实力。宝莱坞电影和瑜伽,这些与政府无关的事物,让印度文化看起来吸引人……在我看来,你无法一边提倡软实力,一边维持政治上的镇压体系。

雅克:我倒是注意到,有关中国的书籍在英美会立即畅销。人们对中国的兴趣日增,想要了解中国。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的模范。还记得“华盛顿共识”(Washington Consensus)吗?它是早被丢弃的无用之物。取代它的是什么?以实质影响力而言,就是中国发展模式。务实主义、政府与市场经济、经济特区等概念是很中国式的思想。西方思想往往是二进制的,中国的则有更多融合性,后者现在影响世界上许多发展中国家。我会说,这就是中国软实力。

塔鲁尔:这不完全正确。我跟许多非洲国家元首和官员打过交道。他们很感激中国慷慨援助,也仰望中国模式,觉得那令人折服、有启发性,但他们不认为中国模式适合他们的社会,因为那对他们很陌生。如果要讲模式,他们拥有印度一样的烂摊子,有贫困问题、内部分裂、部族种姓等,如果他们能设法解决这些问题,我们才能从中学到东西。

雅克:我想强调的是,中国从不认为自己是一种模式。中国人自认是与众不同的民族和文明。他们没有西方式的传教士思维,想出口本身的模式,让其他人变得跟他们一样。认清这点很重要。是,中国模式有时或许不管用。但如果其他国家想找发展模范,可看一下中国,看有没有可借鉴的东西。Unknown Object

■中国和印度政治形态比较

塔鲁尔:中国的六车道高速公路,从零到有,再到横跨15万公里,全靠政府在地图上画线,然后把所有沿路之物铲平,不管那是村庄还是古迹,从而创造出宏伟的基础设施。在印度,多数高速公路是四车道或双车道,很少六车道。若要扩建,就会有示威抗议、法院提告等凌乱场面,这就是印度。但这也意味当变化来临时,每个人都已来到一块,事情能转动。中国的问题是,所有事都是从上而下,如果政治突然失控、民愤高涨,印度体系至少有安全网,中国体系却并非如此。

雅克:中国政府的地位十分坚固。中国共产党缔造了现代史乃至人类史上最伟大的经济变革,让人民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凭这个,中共享有人民支持、拥有正当性。去年,中国创造了1100万个工作岗位,失业率极低。10年后,情况是否一样,我不知道。可能中国只成功一半、碰到更多麻烦。但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政府很稳当。而中国的政治稳定,不仅合乎中国利益,也合乎全球利益。中国发生大规模政治动荡和骚乱,我们何来利益?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它出错给全球带来的影响,将远远超过1991年苏联瓦解。



2 条留言  访客:2 条  博主:0 条

  1. Michael Houang

    Martin is a clear thinker. Always liked him.

给我留言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