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阎学通老师钓鱼岛问题讲座现场完整记录2.0版本

2012年10月10日 文章文档 暂无评论

主讲人】:阎学通 (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时 间】:10月10日19:00 

【地 点】:大礼堂 
【关键词】:中国崛起的安全环境 中国海疆(黄岩岛、钓鱼岛)、欧债危机、金融危机、国内民生问题等

【主办】 清华大学学生国际事务交流协会(SAGA)、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协会

【赞助】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

————————————————————————————————————————————————

感谢给我提供这么一个机会和同学们一起讨论安全形势问题,我今天一来就学到一个新词叫做“跷课”。今天有这么多人“跷课”来想听我来说什么,我觉得大家更关心的是钓鱼岛这件事。那么现在问题是,有多少人知道钓鱼岛大概有多大?它只有4.3**公里,只是清华的1.7倍。现在大家关心钓鱼岛的主权,牵动了13亿中国人的心,还有1.2亿日本人的心。大家想,这是中日之间的一个无人岛,连着附近其他几个岛屿大概六点几**公里。如果今天晚上我们是讨论科技部和教育部争夺对清华大学所有权的问题,就算我花钱请大家也不会来。为什么呐?清华这么多人、这么多资产,但是清华到底归科技部还是教育部没有人关心。

为什么这个无人小岛如此受人关注,就是在中国和日本,都表现出一个,就是人们和国家的利益,其中包括了一个精神方面的利益。我们一直以为国家利益都是物质的,人们都是从物质角度关心国家利益的,其实不是,这次事件表明国家利益相当一部分是精神方面的,也就是说人民对精神上有需求,就像奥运会的奖牌一样。老百姓非常关心奥运会的金牌,即使这个金牌和他自己没有关系,运动员的金牌没有他的分,你也不指望他把金牌卖了把钱分你一份,但是他拿到金牌你就高兴,觉得脸上有光。

其实钓鱼岛的问题,我们来分析分析到底这个争端是由什么引发的。如果你们看媒体,媒体报道的重点都是钓鱼岛的经济利益如何重要,什么有1.7万**公里的海域,地下有什么样的自然资源,渔场打渔对当地渔民生活多么多么重要,好像之所以中日之间发生争端是由于经济利益导致的。那么我想,这个地区如果是沙漠,不是海洋,中日之间能为这钓鱼岛发生冲突吗?有一方会说,我不要了全给你吧,可能吗?这个地方如果是沙漠,双方仍然会有主权上的争执,不会因为经济利益而改变自己的主张,经济利益是一点都不相关的。还有人认为是领土主权有分歧,不过这不是今天才开始有的,从甲午海战到现在钓鱼岛一直是中日之间的分歧,还有1971年美国偷偷把钓鱼岛的管辖权给了日本,为什么以前可以搁置争议,现在则不行呢?显然这不是争议本身而是领土主权争议之外的一些东西。

那么说是什么导致了这场争端呢?有人说是因为野田和谐面临着整治危机,所以野田和谐想要显示他对外强硬的政策以此获得国内支持。我找不到直接的证据来证明或者证伪这个说法,没法证明它到底合理不合理。但是我们即使承认有这样的因素,也只能说是直接原因,也就是说,为什么野田和谐在争取自己国内支持率的时候要挑起这个争端,从冷战到现在之前的十一任首相为什么面临政权危机的时候没有挑起争端呢?所以我不是说他没有这方面的考虑,但是现在问题是为什么野田有这样的考虑,所以说它只是一个直接原因,表面上是要有利于选举,这后面还有一个背景,就是从2010年开始美国实施重返亚太战略,也叫再平衡战略。

我刚在卡内基参加一个辩论,因为3号奥巴马和罗姆尼有总统选举的辩论,我们第二天就辩论其中提到的中国问题。其中就提到中国人偷走了美国人的工作和中国对美国的战略危险,这里就有一个重返亚太战略。美国人提出这不是针对中国的,我就说这不是针对中国这是针对谁?朝鲜?日本?不是针对中国还是针对谁?你自己的解释本身就不能说不是针对中国。在这个大背景下野田挑起了这场针对中国的争端。

即使这两个变量能够说明为什么日本从抓走中国船长开始引起的这一系列争端,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日本挑战中国、美国重返亚太的原因,就是中国的崛起。这个深层次的原因,就是中国崛起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个结构性的矛盾。

第一个是在东亚和日本的结构性矛盾。2010年,中国的GDP按照汇率计算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日本面临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日本民族自豪感的基础是什么?是文化、军事力量、整治制度还是经济实力而自豪?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日本使自己这个民族能够在国际社会自立于民族之林的东西就是经济。日本曾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曾经是世界人均GDP最高的国家,但这是曾经不是现在。日本人民的精神需求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日本老百姓他就说,我怎么觉得作为日本人我很自豪哪?当他引以为豪的那个基础动摇了,他一定产生强烈的不满,这个不满首先就针对和谐,你怎么把这个第一大国变成第三了,以后可能变成第四第五,日本的国际地位也日益下降而不是日益上升。

所以我同意一个日本学者发给我的E-mail就是电邮里说的,他说我们国内的媒体有一个误导,日本民众的右倾化是具有全民性的,不是一个少数人、个别人、右倾极端分子,我自己的理解是,正是因为民族自豪的基础开始动摇,出现了全民的不满,这种不满使得全民中间出现了一种右倾化思潮,这种思潮的出现被野田这样的整治人物所利用,从我们角度是利用,从他的角度是顺应国内发展趋势。在日本的历史上,只要这个国家从顶尖往下走的时候,就出现右倾主义,这种右倾主义发展到极端就是军国主义,这已经发生了三次了,就是右倾势力抬头,军国主义的思想就开始上扬了,这是在日本历史上重复出现的现象,这次事件就是日本开始走下坡路,而且是全民公识的国家在走下坡路,右倾的整治家就开始利用这种整治思潮。

与此同时,内部的原因会把它归结为和谐,外界原因就直接地、下意识地归结为中国,因为是中国取代了日本第二经济大国的地位,是中国取代了日本东亚霸主的地位。八十年代日本提出了一种雁行战略,日本是头雁,带领整个地区发展,日本在前面飞,亚洲四小龙跟在后头,然后才是东亚地区其他的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中国被日本视为落后的、不是新兴经济体的国家,那时候的新兴经济体只有亚洲四小龙,中国那时候是名副其实的发展中国家。今天不一样了,中国自称是发展中国家但是别人不承认。这样日本从自认为是世界经济大国到今天的从领头到不领头再到不知道哪里,这个结构性矛盾是中国的崛起带来了日本的相对衰落,而且日本自身已经出现了绝对衰落的趋势,它个别年份还出现了负增长。它自然把这种不满发到中国头上,这不是整治家的而是全民性的。我们从八十年代开始中日民间交流,希望双方的关系能够改善,因此九十年代的时候,世界杯有比赛在中国举行,日本球队在中国就获得了球迷的欢呼。今天你想这可能吗?肯定是反的。这说明并不因为民间有交流两国人民之间的关系就能改善。我们很多人都认为出现争端是因为缺乏交流,交流是加强理解,交流不一定能够导致关系改善,你了解了他就一定会和他的关系获得改善吗?相互了解的结果可能是增加更多的敌视、防范和不友好。所以我们常说“因为不了解而坠入爱河,因为相互了解而导致离婚”。现在野田这个年龄的整治家,很多都是当初参加了邀请日本三千人来华访问活动的,现在他们执政以后中日之间还是产生了争端。

这个结构性的矛盾是客观存在的,中国发展,日本衰落,日本人就会出现心理无法接受。《人民日报》前几天有一篇社论说,中国的渔政船将在钓鱼岛进行常规巡航,希望日本人不要抱怨而要适应。日本现在不适应中国的强大,他们觉得中国还是依赖日本经济援助的国家,是日本倾销自己淘汰产品的国家,这是他们一贯计划和希望的,也是雁行战略所希望的。现在中国人不愿意要他的这些东西,人家不愿意在他那里投资愿意在中国投资,中国人变得非常有钱了,从不习惯到习惯、从不适应到适应需要一个过程。

我自己的经历是,八十年代的时候,当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时候,美国人对日本的仇恨也是非常大的,九零年有本书就叫做《即将到来的美日战争》。当时有美国人无缘无故打死日本游客,被审讯的时候他说,就是恨他们有钱。现在中国游客和当年八十年代的日本游客是一样的,买项链一买就是一把,到银座去大包小包地买东西,日本人看他们就跟我们看到外国人到王府井买东西似的。当年日本游客和现在中国游客都一样,因为海外买的东西比本土便宜得多,就在国外便宜买进,再在国内作高价卖出或者送人。

我是想说,说到野田利用国内右倾化趋势挑起争端,利用美国重返亚太战略这个整治环境,其实背后的更深层次的原因就是中国崛起后和日本产生的结构性矛盾,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一点,中国崛起强大的时候,我们面临的体系压力是怎么样的。

第二就是全球性的问题。现在仅仅是和日本的结构性矛盾就带来了钓鱼岛争端,我们和美国的结构性矛盾不用太久也会发展的很严重,以前认为中美之间没有结构性矛盾的学者,现在都觉得这种矛盾开始恶化。

这种矛盾就是中国的崛起会使美国失去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美国绝不愿意出现另一个大国和他分享这个地位,他要保持这种冷战后的一极格局,而中国的崛起改变了这种一极格局,你说美国怎么能接受?奥巴马的话代表了美国人的心声,就是美国绝不接受做世界第二,中国当然也不接受做世界第二,至少两人得并列第一,这矛盾怎么解决?这个结构性矛盾就不能解决。美国不要做第二,中国就不能实现民族复兴,中国的民族复兴就是想恢复汉唐盛世的时候世界第一的地位。

我们面临的安全问题就是,随着中国的崛起,我们的安全问题会越来越严重而不是越来越不严重。 
先说这个崛起困境,是讲当一个大国崛起,要超越、赶上世界最强大国家的过程中,你对这个体系造成了压力。比如说,中国为什么买什么什么贵,卖什么什么便宜?坦桑尼亚就没有这个问题?因为我们买的多卖的多,大笔的卖出去就把价格拉低了,大笔的买进来就把价格抬高了。对体系的影响随着实力的增强越来越大,不仅仅影响价格,而且影响整个体系的规范,就是定价遵循的规范要发生改变,不改变是不行的。举个例子,世界银行的投票权就要改变,中国的投票权要增加,欧洲的要减少。你要改变这个规范,原来享受这个好处的国家,那些制订规范的国家,也就是所说的体系大国,就不愿意了。因此一个崛起大国承受的压力,就像把球扔到墙上的反弹力一样,扔出去越狠弹回来也越狠。我们与美国的实力差距越小,美国越要防范中国。

美国要防范中国,一开始人们觉得很远。2008年中国举办奥运会,非常成功,全世界对中国有了再认识,人们认识到中国就是这样一个大家都认为是发达国家水平的发展中国家。人家觉得我们是发达国家,我们自己要坚持是发展中国家,于是就出现了一个13亿人和其他50亿人认识的差别,你认为是那50亿人的认识比较一致,还是我们这13亿人的观念和他们的要求一致?所以最近李显龙到清华大学党校演讲说了一句话叫做:中国不知道在外国人眼里他在世界上的作用有多大。

我在环球时报写了篇文章,就是伦敦奥运会引起中国崛起困境。有人批评我说中国怎么可能成为超级大国呢?温总理都说了,我们人口GDP在一百名以后,怎么可能成为超级大国?有人说我连奥迪都买不起中国怎么可能成为超级大国呢?我说一个国家对世界的影响力,不是谁买一个奥迪而是总体的购买力。你不能看你自己的口袋里,你算计没有用,你中午要考虑吃七块钱的菜还是五块钱的菜,有些人三万块一顿他都不在乎。你以为你没钱国家就没钱么? 

这是我们和美国的结构性矛盾,美国一定要把战略中心向东亚转移,它已经打算从中东撤出,奥巴马已经制定了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的计划,也不打算向叙利亚派兵,奥巴马辩论的时候就说,你们选罗姆尼他肯定去打仗,我肯定不打。美国在实力相对削弱的情况下要撤出,他向哪里撤?肯定向家门口撤。美国是濒临两大洋的国家,把大洋拿掉邻居是日本和英国这两个盟国,隔着大洋就是这两个地区欧洲和东亚,世界的中心是继续留在欧洲还是转移到东亚?不用专家大家都看的出来欧洲在走下坡路,欧洲的经济繁荣正在瓦解,维持不住它的世界中心地位了。对美国来讲,欧洲和东亚他要保住重点,他要保住取代欧洲成为世界中心的东亚,所以他向东亚转移是一个自然选择,不用战略家多么英明,有常识就可以了。他向东亚转移,防范的就是中国。如果没有中国崛起,这里不可能成为世界中心,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二十多年,都没人讨论世界中心开始东移。大家想一想这种情况下世界中心向东亚地区转移已经是一个普遍共识,而且趋势是很快东亚地区的GDP就要超过欧洲,不是超过西欧,是包括东欧、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整个欧洲,这个很快就要不如东亚地区,这是一种趋势。

中国防范美国成为一种必然,这种矛盾的集中焦点就是在东亚地区。中美两国都同意“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什么叫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冷战时期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就是美苏关系,盟友关系就不会是最重要的关系,英国要是变成美国的一个州这个关系就更不重要了。就是因为这是竞争为主的关系,加上他们的实力,所以才成为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

这次在美国和学者讨论,他们说在地区层面可能不表现为两极格局,但是全球局面就是一个两极格局,比如中东就不是一个两极格局,而是一个多极格局,有伊拉克、伊朗好几个实力强的国家,拉美是一极格局,基本上是巴西带头的,但是全球事务上是两极格局发展的。

全球层面我们面临的是这个和美国的结构性矛盾,东亚是和日本的结构性矛盾,这个矛盾不断发展就表现在钓鱼岛上,这是一个具体体现,今后还会有别的事。我们思考的就是,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加速的过程中,我们的安全问题是只有钓鱼岛一个问题么?当然不是,比如南海问题,我跟大家说,南海问题之类仅仅是开始,后面肯定更多,如果你不采取一个符合世界第二经济体的安全战略,不根据这个地位调整外交战略,这种困难只会越来越多。

这是为什么呢?第一,很多人以为我们有钱了,我们的国际地位就会上升,我们就安全了,这是一个错误认识,国家越富有,安全问题越严重。比如我们同学安全问题没什么大问题,钱包丢了加起来也没几百块钱。如果是一个富豪的孩子,家里养个狼狗、修个围墙、雇个保镖,为什么,就是因为财产多了。我一套房子都没有就不要保险了,别人买了八十几套房子就要买一大堆保险,房子越多保险买的越多。

随着国家地位的提升,我们在海外的利益不断拓展,这利益不仅仅是经济利益还有其他利益,就有很多安全问题,你不在海外投资、不在别的国家设厂、游客不出国旅游,你就不需要维护这些利益,就是因为大家有钱了,都出去玩了,就会出现问题,他碰上军事政变怎么办?碰到地震海啸核辐射怎么办?他赶上什么都是你的事情。我和美国学者说海外的安全问题越来越大,企业在外面投资赚钱的时候最好不要和谐管,但是有安全问题的时候就谴责和谐不去保护他,他说都一样,美国也是这样。不管怎么讲,他在海外投资你就得保护他,这是你天经地义的责任,不管他赚的钱给没给你,他是中国人这是你的责任,老百姓说我给你钱组建和谐就是保护我的安全,不然我凭什么给你钱?

我们利益的拓展使得安全问题越来越大,不会越来越少。我们怎么办?这里我想说一点就是我们面临的问题,随着我们物质实力的增长,我们的战略关系没有得到改善,我们的安全保障没有得到加强。大家看看,我们国家现在的问题在哪儿?南边和东边,我们的北边和西边有问题么?没有。为什么那里没有问题呢,就是因为有上合组织,我们有一个半军事同盟的合作,有成建制的军事演习,我们可以集体利用军队力量来面对安全威胁,也就是说我们北部和西部的安全主要依靠的是俄罗斯,如果俄罗斯和我们的关系和美国一样,我们北边西边能安全吗?

当我们在叙利亚投票支持俄罗斯的时候,有多少人想到我们对俄罗斯有多大的需求?我们在叙利亚是没有多少利益,但是我们的选择只有三个,支持、反对和弃权,弃权肯定不行,我们在利比亚用过了,只有负面作用,这排除了,我们支持美国就是反对俄罗斯,俄罗斯说叙利亚这关系到他的利益要我们支持,我们反对得起么?我们就这么一个不太可靠的战略伙伴,如果把这个伙伴也推走了,我们怎么发展国际关系?我们把世界大国都变成敌人,这对我们有利么?所以我们没有选择就只能支持俄罗斯,我们明知道这样会得罪西方,得罪美国,得罪叙利亚反对派,但是得罪所有这些人加起来都比得罪俄罗斯合算,反正得罪不得罪美国他都是这样,支持他他也不会和你好到哪里去,但是如果这次反对了俄罗斯,结果可想而知。

现在国家面临问题进一步体会到综合国力的平衡发展,我们几十年只发展经济抑制国防发展的结果是,我们没有足够的国防力量来保护海外安全,当海外利益迅速拓展的时候国防力量跟不上,我们已经是世界国防第二大国了,美国国防开支六千多亿,我们一千多亿,超过一千亿的只有两个国家。俄罗斯只有一百亿,但是我们的国防力量比不上俄罗斯,因为国防力量是一个物理的力量,不是一个数学的力量,装备值那么多钱但是我们军事实力不够,美国天天打仗,俄罗斯年年打仗,我们二十多年没有打仗连军事经验都没有,我们投钱进去造出来了装备我们会用吗?会开炮不代表你会打仗,这是两回事。

从国家来讲,我们越来越需要综合国力要素平衡发展,整治、经济、军事、文化平衡发展,不能是单一的发展经济实力。从国家来讲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不是有钱了就可以的,没有本事还是做不出来,但是我们已经开始注重这个问题。

再说到钓鱼岛,因为大家主要想听钓鱼岛的问题,钓鱼岛发生问题性质的转变是在9月11号,之前是日本要对钓鱼岛国有化,我们是说反对日本的国有化,或者说不同意这种国有化,这是我们要日本“别做什么”,11号之后我们要日本否决国有化这个现实,这是要日本“做什么”。要求对方不做什么,可以使用威慑战略,但是要对方“做什么”就要强制战略,我们看到的结果是,国有化之前只是说说,国有化就派海监船去巡逻了,但是这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威慑是使对方感觉到对方不能承受这样的损失,产生恐惧,要担心利益的损失超过预期,日本之所以敢于国有化,表明我们的威慑没有成功,我们没有使日本意识到他付出的代价将是他不能承受的,他认为没什么了不得的。

那么为什么日本有这个想法?日本和美国有分歧,他会认为美国不做什么吗?日本和俄罗斯有分歧,他会认为俄罗斯不做什么吗?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俄罗斯和美国在领土纷争上是不跟你讨论的,他没有威慑只有行动,连我们渔船进入专属经济区他都开炮打你,韩国的民航飞机闯入领空他就给打下来了。中国是不可能的,随便什么飞机飞进来,中国不会打它。你的过去的行为是人们判断你未来行为的基础。

我们先说前面,我们的威慑没有做到有足够的力度,使日本感受到要付出的代价太大。国有化之后,我们要他“做什么”,他不再是担心和恐惧的问题,是要他实在的承受不了才行。就好像你不让贼偷东西,就要让他不敢偷,他真偷到东西了,你就得把拳头攥起来,非得把他打的鼻青脸肿才行。道理都一样,日本已经把钓鱼岛窃走了。为什么中国老百姓这么愤怒,因为日本是故意羞辱中国,原来他已经控制了钓鱼岛,现在还要声明强占,一句话,他是故意的,就好像你住在我的房子里,我本来已经默认了,你还要拿房子的房产证,所以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中国民众为什么这么激烈的反对,就是中国老百姓不能接受这种羞辱。

我们在他已经国有化之后怎么才能解决这个问题?从国际关系原理讲,双方边界冲突之后不断升级,应该升级到有军事冲突的水平才能停下来。比如泰国和柬埔寨打几炮然后坐下来解决,英国和阿根廷在马岛先打一仗然后谈判解决,都得先有个军事冲突再坐下来解决。如果不是故意,边界冲突是不会引发战争的,小规模军事冲突是可能的,战争是不可能的,除非是想发动战争以这个边界冲突为导火索。就像两人吵架,没人管他们能吵一下午,两个人一动手大家就都上去劝了。

就是因为现在的冲突没有升级到军事冲突,短期解决不可能。今天有个报道,日本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叫做“认识到”,这不是新东西。日本是大国中间唯一不坚持“一中”原则的国家,美国、俄罗斯讲对台政策都是坚持“一中”原则的,日本从来不讲它的对台政策是“一中”原则的,你们知道为什么么?它说我们“认识到”中国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次日本想要用同样的方法解决,就说日本“认识到”中国坚持钓鱼岛属于他的一部分。但是这没意义,你认识到没认识到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有钱,你认识到我有没有钱跟我有什么关系,这是没意义的话。有人就根据这个说日本准备妥协了,我不认为日本会妥协。前面跟大家讲,这次日本出现的右倾化趋势不是个别人或少数人,是一个社会群体现象,调查的结果是对中国印象不好的已经上升到百分之八十几了,这怎么是个别人的想法?日本和谐在这样的状况下会妥协吗?

有人说安倍上台的话情况可能会改善,第一,他会认为这是野田的事不是我的事,第二,他上一次上台就打破了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传统。我认为安倍不会,安倍赢了只会比野田更加坚持日本现有的立场,道理是,安倍当初不再参拜靖国神社,是因为这既冒犯了中国也冒犯了美国,所以小泉想在美国国会演讲就被美国人挡住了,因为他参拜靖国神社否定了美国人打日本的正义性。但这次不一样,日美同盟的条约规定适用于钓鱼岛。所以我这次去碰到美国共和党的一个人,我问他你认为美国会坚持多久的中立,他就纠正我说他们不会绝对中立,他不中立难道会向中国这边偏吗?这是不可能的。而且9月30号美国刚派了两艘航母到了南海和东海,所以在日美同盟的情况下,安倍坚持钓鱼岛是日本的主权不会触犯美国,美国只会讲,不希望产生军事冲突,日本只要没有冲突与美国就没有分歧。美国不反对日本这么说,说钓鱼岛是他们的,只要他不以武力方式来解决。这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安倍上台了也不可能推翻野田的政策。他这次是赢了石原慎太郎的儿子(石原伸晃),更强烈地要求武力解决钓鱼岛问题才赢的,不可能比野田更温和。如果十一月份野田下台换上来自民党,那么安倍政府会采取比他更加强硬的立场,他后期会不会改变不知道,刚上台是不可能改变的。

双方选择不通过军事冲突就找到解决的方式就是双方一起耗,直到一方觉得耗不下去了,谁先耗不下去了,谁就先提出要谈判解决。那么我们看日本能耗多长时间?很多人认为日本耗不住,理由是日本对华贸易占它出口量的22%,我们对日贸易只占11%,问题是,日本企业在中国的销售下降了65%就承受不了了吗?承受不了,多长时间才承受不了呢?前几天有些记者去采访了日本的旅游景点,特别是卖电器的,中国游客是他们主要的销售对象,他们说自从钓鱼岛事件以来销售量下降了百分之八十多,但是他说了一句话,如果再这样半年我们就维持不下去了。你想想销售量下降百分之八十多还要半年呢,现在汽车只有百分之六十多,有的只有百分之四十或者二十,能坚持多久呢?想日本年底之前,三个月内承受不了我看是不可能的。你不能说让他承受一万年,大家早变骨灰了,甚至骨灰都没了。

所以我认为我们想通过经济方式让日本觉得承受不了,短期之内是做不到的,而他不觉得承受不了他不会主动坐下来谈判。我们自己觉得自己承受的了,所以更加不会坐下来谈判。到今天为止,已经是从国庆假期连续10天巡航了,所以《人民日报》的“钟声”就说中国要做常规性巡航,而且以后要继续。我认为中国常规性巡航不应当是和平解决之后取消的项目,而是要继续保持的,现在基本上还是白天进、晚上走,有的时候进入领海有的时候不进入,我的理解是,中国要做到有效控制就必须保证24小时的控制,否则日本永远解释成你白天骚扰我把你驱逐了。

现在呢,我想给大家介绍了一下钓鱼岛的问题,我们从这个问题上可以看到中国安全形势是怎么样的。我再具体讲一下南海的事情,南海的局势在钓鱼岛争端之后没有变得消极,菲律宾借此时机提出把南海改名为西菲律宾海,而且全国的教科书上也要改。但是中国政府只有强烈反对,没有什么具体的措施,我的理解是想先忙活完日本然后忙活你。如果没有美国,这些国家敢和中国挑衅么?这个观点是对的,美国消失了这些国家是不敢去挑衅的。但是这不是美国纵容的,事情不是因为中美两国的结构性矛盾,美国为了维护自己的东亚地位而挑拨这些国家,这不是事实。美国是在利用他们,之所以要利用他们是因为美国不愿意与中国发生战斗。美国国防部一些极端分子很有可能想和中国动手,这是可能的,当初就有人和我说中国航母一下水他们就一定要把它炸了,不过现在看来也没有炸。

美国和我们对综合国力的认识是不一样的,他们认为综合国力的基础是军事,我自己认为是政治实力,政治实力的核心是政治领导力,所以每个国家都发现更换领导人以后综合国力都会发生变化。因为美国认为自己的世界霸主地位是靠军事,军事力量的中坚是海军,所以美国觉得你在经济方面挑战我没关系,美国甚至从鲍威尔开始就提出,中美在经济方面是战略伙伴关系,即使今天搞巧实力外交、重返中国外交、挑拨邻近国家,希拉里还说中美经济是依附关系。军事上不是,中美是对抗竞争的关系。美国从89年开始实施对中国的军事禁运到今天没解除过,美国对中国的军事对抗之一就是发现任何国家向中国进口军备就各种手段阻止他出售。中国瓦良格号航母刚拉回来为什么里面是空的,就因为美国不让卖,所以把里面都炸了。

有个笑话,以色列当初给中国卖预警机,当时它还依靠美国的经济援助,后来美国人说不让卖,说你卖中国多少钱就给你扣多少钱。以色列一看不对,让中国把飞机送回去,但是中国人已经拆了,把里面东西都拆了下来,要搞改进版,搞汉化。然后大家一商量,温州市委书记说我来试试,不久就造了一台新的,送回以色列去了,美国人看了以后没问题,以色列要送回来,中国人说不要了,我们已经造了一台新了。以色列说你们真行啊,中国人说呵呵也就乡镇水平。

现在有些教授有什么新思维,说中国应该加入日美同盟,你也要人家让你加入才行啊,你们三家对谁啊?对朝鲜?用不着啊。

中国以后要发展航母,要有一个航母编队,以后还要有三个航母编队,那么航母编队接近美国军舰该怎么办?大家怎么知道对方有没有敌意啊?这次美国派两艘航母,记者问他你派两艘航母干嘛?美国说这是例行检查,中国怎么说呢?中国说我们相信美国的话,然后就派了七艘军舰过去,说我们这也是例行检查,只是咱们的例行正好碰上了。这种例行只是说说而已的,能信嘛?

以前咱们只卖袜子和纺织品,没有什么高新科技产业的冲突,现在我们也卖武器了,就会有冲突了,以前人们以为卖武器很挣钱,那是公司,其实卖武器能挣多少钱?那点钱对于中国的GDP只是零头而已。这是一个解决战略关系的问题,是你的国际军事实力的体现。现在有很大一批国家是安全委托国或者说部分主权委托国,的安全是委托给别人的,比如日本就是把安全委托给美国,但是大国不行,中国想加入日美同盟也要人家让你啊,你现在入党也不是想入就入的啊。

现在就是我买你武器你给我安全,我买你武器我们关系能不好么?我们和苏联之间的关系不就是我们有军工合作,我们买苏联的战斗机吗?我们和俄罗斯的关系和中日关系、中美关系不可比,那两个都只是零头。
所以军售就是一个大国之间的争夺焦点,争夺的是一个战略伙伴。这次卡内基辩论,美国前大使就说,现在东亚地区很多国家向美国寻求援助,他们和中国也有些冲突关系,但是美国不会为了这些国家和中国起冲突。美国人就想告诉日本、告诉菲律宾说,美国不会为了几块石头打仗。我就说,我同意他的描述、他的逻辑,但是不同意他的结论,我说正是因为这些国家和中国有冲突,所以我们要和美国在这个地区争夺战略伙伴关系。

我们要想改变我们目前的状况,随着国力上升安全问题也不断增多的现状,我们需要一定程度调整我们的战略,就是我们要结盟。结盟,分两回事,政治上是和任何国家说,我们不会和你有国际上最好的盟友关系,这是政治上,安全上我不保护你的安全,有别人侵略你,这是你自个儿的事情我不管。对小国来讲,在无政府体系下小国是无力自保的,科威特不可能斗得过伊拉克,伊拉克说吞并就吞并,大国不来管,大一点的国家吞并小国家,再大一点的国家消灭中等国家。联合国宪章说要保持国家平等,没有大国力量怎么让这个宪章实施呢?伊拉克说我要吞并科威特,你发个声明那上面写几个字我就承认了么?新加坡从马来西亚独立出来的,他当然担心自己的安全,为什么美国有个后勤保障基地在那里,我怕你吞并啊,我面积只有你的二十六分之一。

我们中国不可能走小国寻求安全保障的道路,印度也不可能靠别人保护,大国都得靠自保。自保的情况下你就需要很多盟友的支持,你需要很多军事战略伙伴的支持,和一些小国做军事战略伙伴,你要先帮助他他才能帮助你。

举个例子,我们的游客在印度尼西亚之类的地方碰到海啸了,我们军队自己过得去就自己接回来了,现在我们过不去,这时候印度尼西亚能来帮忙也不错。我们没有军事合作关系,我们飞机飞不过去,飞过去也进不去,因为没有军事合作关系,最后是澳大利亚军舰把人接出来到新加坡再飞机送回来。如果澳大利亚不送回来呢?
我简单地总结一下,随着中国的崛起,国家利益在全面地拓展,我们面临的安全问题日益上升,我们要加速提高中国维护国家海外安全的能力,没这个能力我们就保护不了自己,说到这点,清华就是中国的缩影,中国重视什么,比如中国重视经济,就建了经管学院,就没有国际关系学院,国家走到今天了,安全问题越来越重要了,建立国际关系学院的需要就越来越大了。

观众提问:
Q1:我听了你的报告有一点疑问,你认为钓鱼岛之争是因为日本人对中国人的嫉妒之情吗?日本超过德国,印度超过中国时,大国会去压制吗?会让国家领导人乘军舰去视察那几个小岛吗?

A:第一个问题我的答案是“是”,而且以后别的国家超过中国,中国人也会嫉妒。但是是不是日本人嫉妒了所以会有岛争,我说不是,我说过了日本民众右倾化是全民性的,被政治家利用,如果这次没有岛争,野田也有很多问题可以说,比如投资问题,投资都到中国去了,日本成了一个空心社会,选择钓鱼岛不会得罪美国人,在这个特殊时期还能够巩固统治。至于让领导人去视察,这个可能性不存在,这不是一个大国解决问题的方法,这只是一个立场的表达,我跟你们说,表达政治立场的方法有的是,最重要的是有解决的方法,这才是是实质性。

Q2:您一直在宣传和俄罗斯结盟,现在俄罗斯人口正在负增长,俄罗斯的人口只有4亿,2050年人口会进一步减少,你认为俄罗斯会不会再次解体?如果解体了我们应该和谁结盟?

A:我觉得在今后可见的十到十五年不会解体,现在普京他可能执政两届就是十二年,在他的统治之下是接解体不了的。国家像一把筷子,箍住这个国家的就是军事力量,当初苏联解体有一个原因就是戈尔巴乔夫没有用军事力量维持苏联。叶利钦在车臣的问题上不愿意使用武器,普京不是,普京当时报道是自己乘着战斗机结盟飞过去给将军授权开战,然后就解决了。所以,俄罗斯弱,我们要不要结盟?弱就不结盟吗,美国和泰国不就结盟了吗。弱也比没有强,有一点钱比没有钱强。
更尖锐的问题是,俄罗斯不可靠,要不要结盟?进行历史研究的人也说历史上俄罗斯不可靠,所以不要结盟。但是合作难道就可靠吗?日本和美国的军事合作可靠么?美国到现在还不让日本搞原子弹。美国信得过德国么?美国信得过法国么?伊拉克战争的时候,法国带头要搞四国联盟反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盟友是建立在共同利益基础上的,需要互信,有互信很好,没互信照样搞,你说丘吉尔信得过斯大林吗,二战时候继续结盟。毛泽东信得过尼克松吗,不一样结盟对付苏联。
有篇文章说中美之间没有互信,所以不能合作,这个互信是长期合作的结果,先有合作后有互信的。所以我认为中美之间没有互信照样发展,跟俄罗斯是一样的,只要中俄之间共同战略意义在那儿,中俄之间就要相互依靠,二十年来我们是大国之间合作最紧密的之一,当然没有英美合作的紧密,但是大部分其它国家的合作无法超过中俄的合作关系,所以我想跟大家说,这个道理是一样的,我们生活中这样的事特别多,比如我们一次申请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搞国际关系研究方法,我们是最早做这个研究的,觉得一定能过,结果没给我们,我就去问他,他说因为你们申请的质量不行。我说有质量行的吗,他说质量都不行,所以不发了。我就说中国原子弹没有美国好,就不造了么?我们今天没有盟友,今天就要从低质量的盟友开始,发展盟友。没有俄罗斯人,我们的战略环境得比今天恶化的多了。

Q3:你刚才说中国的问题主要在东部和南部,今日蒙古外长说支持日本对钓鱼岛的国有化,北面俄罗斯也不太可靠,国内也有疆独和藏独势力,如果出现一个O型包围圈中国该怎么办?我们该如何突破包围圈?中国以后的发展会是怎么样的?

A:两个问题,一个是,要不要拉拢一些人?国际关系没有拉拢人的说法。从国际关系研究来讲,你别假设别人比你傻,比你不理性,大家都是一样聪明的,不是家里世代秀才你就也聪明,教授家孩子的白痴也多的是。只有寻求共同利益,共同利益扩大了,发展了,自然就有伙伴。所以不是发展互信而是发展共同利益的。
蒙古是一个处于特殊地理位置的国家,他只有中俄两个盟国而且没有出海口, 所以日本想在蒙古进行战略投资,先说它怎么怎么重要,控制这个国家就能对中俄产生威胁,但是做了很多实地观察但是还是放弃了,因为这个地方进不去出不来,只有从外太空掉进去,它还没有出海口,你要部署反导系统只能发到外太空掉下来,如果降落伞质量不好还要摔坏了。所以蒙古确实有一个很好的地理位置,但是地理环境决定了它的威胁。
蒙古的对华立场是不友好的,它担心内蒙的高速发展:内蒙越发展,与蒙古经济差距越大,越说明它的政策是不正确的,老百姓就会抱怨,你承诺了这么多,国家怎么就不能发展呢?他就不能摆脱他没有把国家搞好的政治责任,所以他就很担心这件事,他总是对老百姓讲我们是有威胁的,所以国家经济没搞好全是中国制裁的结果,你看领导犯了错误都要赖在别的因素上,像美国八十年代赖日本,现在赖中国,蒙古也一样,所以蒙古问题要解决的话,第一我们不用担心,第二不能靠经济援助来解决。

给我留言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